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大道從心 > 第一百三十章 憤怒之力的新用法(上)
    夏小遲悲憤的坐在拔山武館的門口。

    三十萬沒了!

    狗日的成海山,竟然賴賬!

    關鍵他賴賬的理由還不能算錯。

    夏小遲只覺得人生好灰暗,為什么自己的存在就是用來給家人擦屁股的?

    要幫妹妹收小弟,要幫老媽搞定拆遷的事,還要幫外婆還債?

    關鍵這債還了,外婆還不會認。

    沒準還會罵他:老娘打傷的人,誰要你給治了。

    得到這消息,洛依依也很惱火:“不行,這事不能就這么算完。我去找他要去!”

    夏小遲忙攔住她:“你又打不過他,要個屁。”

    “治病拿錢,天經地義。”洛依依回答。

    夏小遲用看不懂事小屁孩的眼神看洛依依:“沒簽合同,口頭協議沒有法律效力的。”

    洛依依大怒:“就你慫。”

    “要學會用腦子。”夏小遲語重心長。

    “我更習慣用拳頭。”洛依依回答,不過想想自己的拳頭比不了成海山,轉口問:“腦子該怎么用?”

    這個問題問得好。

    夏小遲回答:“其實這段時間我一直在琢磨一件事。我的快樂之力和你的憤怒之力,是相互對應的。快樂主修復,可以平息憤怒,憤怒主破壞,應該也可以反過來壓制快樂吧?”

    洛依依不解的看他。

    夏小遲回答:“我懷疑,如果憤怒之力用好了,或許能把快樂之力帶來的修復效果破壞掉。”

    洛依依驚奇的睜大:“你是說,讓他舊病復發?就像李飛那樣?”

    夏小遲點頭:“對,復發。再治一次,我就可以先收錢后治病了。”

    洛依依小臉垮了下來:“我沒怎么研究過啊。”

    夏小遲恨鐵不成鋼:“要活學活用,不能只追求量,還要追求更精妙的用法。你瞧瞧你,就知道……”

    洛依依的眼神開始不對:“你教訓夠了沒有?”

    夏小遲閉嘴:“我就是提醒你一下。那個……也許有個人可以做個參考。”

    “什么人?”

    “李飛。他上次不是爆種讓自己被治好的病復發了么?那么……”

    洛依依明白了。

    于是兩人一起去找李飛:“李飛,你當初用腦袋撞墻的時候是怎么想的?”

    李飛一臉尷尬:“這么糗的事,你問這個干嘛?”

    “讓你說你就說。”洛依依開始不耐煩。

    李飛無奈,只能將當時的想法大致說了一下。

    他語言組織能力不好,再加上當時心情復雜,自己也不太明白,說的顛三倒四,洛依依聽得迷迷糊糊,半天也沒搞清楚什么情況,只知道他最后是急火攻心全力一撞,就撞出來了。

    這刻聽的頭大,洛依依也急了:“真是麻煩,反正是撞頭,那就是照腦袋敲唄。”

    說著一拳轟出,正打在李飛腦袋上。

    李飛被她打的一蒙,叫道:“你打我干什么?”

    洛依依正要回答,卻看到李飛眼神直勾勾的看他。

    洛依依奇怪:“你怎么了?”

    李飛說:“你怎么了?”

    洛依依怒了:“我問你怎么了?你問我干什么?”

    李飛便道:“我問你怎么了?你問我干什么?”

    洛依依小手一叉:“你他娘的學我說話?”

    李飛也跟著大手叉腰:“你他娘的學我說話。”

    洛依依夏小遲終于察覺不對。

    夏小遲對著李飛揮揮手,李飛這次到沒學,而是看夏小遲,眼神依然是直勾勾的。

    夏小遲倒吸一口冷氣:“壞了,你把他打成精神病了。”

    李飛:“壞了,你把他打成精神病了。”

    洛依依奇怪:“咦,他的毛病不是越獄嗎?為什么成學人說話了?”

    李飛:“咦,他的毛病不是越獄嗎?為什么成學人說話了……對啊,越獄?我要越獄?”

    李飛突然加了半句,轉頭就走。

    夏小遲急了:“你去哪兒?”

    李飛竟然沒再學,甕聲甕氣:“回醫院,越獄!”

    夏小遲和洛依依互相看看,同時叫道:“多出來一種?”

    洛依依這一拳看起來有些猛,不但打到李飛精神病復發,而且還多了個學人說話的毛病,不過這兩種狀態似乎不會并存,當李飛進入越獄模式時,就不再鸚鵡學舌了。

    “我成功了?”洛依依開心的看自己拳頭。

    “成什么啊。”夏小遲急道:“你把人一個毛病打成兩個,這不叫復發,這叫傷人致殘。”

    洛依依便回答:“反正你能治啊。”

    夏小遲一呆,想想也是啊,治一個是治,治兩個也是治,不過還是道:“不過你還是得注意掌控一下精確度,要是給成肉山再加個其他毛病,那就看出來了。”

    “沒事,我用他多試幾次,能控制的。”洛依依一指李飛道。

    “……”

    這時候李飛已經走得遠了。

    夏小遲忙跑過去拉住李飛,快樂之力已發動。好在李飛復發得快,恢復得也快,別人到也沒注意到。

    李飛精神恢復清明,不由一愣:“我剛才又復發了?好像還多了個什么問題?是什么來著?”

    洛依依走過去:“沒事,我再幫你回憶回憶。”

    又是一拳,打在李飛腦袋上。

    李飛腦袋一暈,再睜眼,看看夏小遲,再看看自己,奇怪道:“你是誰?我是誰?我為什么會在這里?”

    壞了,這次是失憶。

    夏小遲道:“你還記得越獄嗎?”

    李飛奇怪問:“越獄是什么?”

    洛依依興奮起來:“這次只打出一個毛病。”

    夏小遲悲憤:“我怕其他的潛伏啊。”

    這時候土老五興奮的靠了過來:“打,最好打出五個人格來,和我們配對。”

    話剛說完,旋即轉了一個圈,木老二出來了,興奮道:“要女的,女的!”

    果然讀書人都是悶騷的。

    然后水三娘現身:“不行,得給我配個男的。”

    于是金老大出來直搖頭:“不妥不妥,我們的本體是男性,小飛也是男性,就算人格分男女,依然不能配對。”

    火老四也出來湊熱鬧:“正是正是,我可不和小飛搞基。”

    水三娘媚眼連拋:“其實也是可以考慮的。”

    夏小遲趕快發動快樂之力治愈李飛:“你們就別湊熱鬧了。”

    洛依依接著一拳過去。

    李飛清醒過來還沒說一句話,就再次犯病。

    睜開眼,李飛直接朝談小愛走去,額頭一撩:“嗨,美女,聊聊唄。”

    大家到吸冷氣。

    這次是打出個花癡來了?

    
体彩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