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騰飛時代 > 30.兩段回憶
    下午五點鐘,王春生被一通電話叫到了分局。
      坐在分局局長辦公室里,王春生摩挲著手中的茶杯,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兩個人沉默了一陣之后,分局局長這才徐徐開口。
      “春生,你來咱們局里的時間也不短了,轄區里的一些事你也明白。而且你本身也是刑偵出去的,你更應該知道什么事情該做,什么事情不該做。”
      王春生點了點頭,但卻沒有說話。他知道局長是在責怪自己提前接觸了喬五,原本依照分局會議的結果,最近幾個月內就要送喬五進去吃牢飯。
      王春生知道自己冒然與喬五接觸,在一定程度上來說是在打草驚蛇。但是常安的事情讓王春生已經顧不上許多,只能硬著頭皮去做了。
      見王春生不說話,局長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我和你叔叔也認識了很多年了,你的事情我也聽他說過。你父親79年犧牲在越南,你母親……”
      局長的話將王春生帶進了一段已經塵封多年的記憶中。
      1979年2月17日,王春生父親所在的部隊奉命挺進越南。當時王春生的父親給家里打了一個電話,王春生的母親愣是走了三個小時的山路趕到鎮上,接聽了這一通來之不易的電話。
      當月21日,王春生的父親在攻占高平的前夕壯烈犧牲。直到28日,村長才通知王春生的母親去鎮上接電話,說是有王春生父親的消息。
      之前的幾天里,王春生的母親一直提心吊膽的。每當聽到部隊贏得勝利之后,王春生的母親才會悄悄的松一口氣。但是在聽到之后的傷亡數字時,原本已經放下來的心便會再次提起。
      王春生還記得1979年的2月28日是農歷二月二,也就是俗稱的龍抬頭。王春生中午放學回家的時候便看到母親將自己收拾了一番,還破天荒的畫了眉。
      在看到王春生已經到家的時候,王春生的母親一臉欣喜的對著王春生說道:“你爹可能要回來了,我去鎮上看看。”
      中午吃完飯,王春生的母親便抱著王春生還在牙牙學語的弟弟去了鎮上。
      王春生根本不會想到,這一走竟是永別。
      王春生的母親在聽到了丈夫犧牲的噩耗之后,經受不住打擊整個人都變得有些恍惚,在回家的路上王春生的母親一不小心抱著他的弟弟一起掉進了河里。
      周圍有人發現之后極力施救,但王春生的母親和他的弟弟依舊沒能挺過這一關。
      后來王春生詢問過一些當時和母親有過接觸的人,他們都說自己的母親在出事之前嘴里總是念叨著一句話:“好好個人,咋就說沒就沒了呢?”
      每當回憶起這段往事,王春生的眼淚便會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轉。
      當遇到常安之后,王春生的腦海中便會不自覺的想起自己的弟弟。因為自己那個還沒有取大名,還不會說話的弟弟有一個好聽的乳名——長安。
      局長似乎感覺到了王春生的情緒波動,輕輕的走到了王春生的身邊,拍了拍王春生的肩膀。
      “行了,這件事我知道了。不過喬五咱們暫時還不能動,我希望你能從大局出發,不要打亂已經制定好的工作計劃。”
      王春生點了點頭,隨即聲音略帶沙啞的說道:“沒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局長笑了笑。
      “行,回去吧。”
      王春生聞言便站起身,朝著門口走去。
      臨出門的時候,王春生忽然回頭看向了局長。
      “領導,憨子我能動吧?”
      局長原本想再勸勸王春生,但是不知為何,話到了嘴邊卻怎么也說不出口。
      半晌,局長輕輕的嘆了口氣,對著王春生說道:“行,不過動靜小一點。”
      王春生點了點頭,隨即轉過頭走出了局長辦公室。
      此時的憨子并不好過,飯館老板在深圳的實力突如其來的展現在了憨子的面前,讓憨子有一種被壓抑的喘不過氣的感覺。
      整個深圳的社會閑散人員都在滿世界的找憨子,并且有人放話誰抓到了憨子就給誰五千塊。
      這個時代的五千塊足以讓所有得到消息的人趨之若鶩,于是所有人都動了起來,四處游蕩的過程中不斷的留意著憨子留下的蛛絲馬跡。
      憨子待在一間破舊的出租屋里,由于年久失修,屋子的一邊已經塌了下來,抬頭便能看到天邊的斜陽。
      雖然很餓,但是憨子卻不敢出去吃飯。從下午三點之后,就不斷的有人從這里路過,四下打量。
      原本憨子以為是警察找到了這里,但是在聽到那些人的對話之后,憨子才知道,原來是道上的朋友在找自己。
      憨子的心里對于目前的結果并不后悔,因為在憨子看來,自己能出來混,就是為了不受別人的欺負。
      恍惚之間,憨子忽然想起了自己在老家的一段往事。
      那是一個大雪漫天的季節,幾個衣衫襤褸的小混混不斷毆打著一個瘦弱的小孩。
      毆打了一陣之后,領頭的小混混似乎覺得還是有些不過癮,于是脫了褲子朝著瘦弱小孩的身上撒了一泡尿。
      幾年之后,瘦弱的小孩長成了一個壯漢。當他再一次遇到那幾個小混混的時候,先前的屈辱頓時充滿了他的內心。
      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已經長成壯漢的小孩提著一把砍刀,尾隨著幾個混混走進了一條漆黑無人的小巷。
      幾聲慘叫之后,小孩拎著刀慌不擇路的從小巷中跑了出來。
      幾天之后,已經身在異地的小孩從報紙上得知,那幾個小混混被人砍死在街頭,警方初步懷疑為仇殺。
      在得到這個消息之后,小孩滿意的笑了。在之后的幾天,小孩扒著火車,一路向南來到了深圳。
      回想起這些往事,憨子的臉上揚起了一絲微微的笑容。
      故事里的小孩不是別人,正是憨子。
      而從干掉那幾個小混混的那天起,憨子就在心中暗自發誓。
      自己一定不會再受任何欺負,任何委屈。誰也不行!
体彩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