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騰飛時代 > 29.凜如寒冬
    王成似乎對于飯館遭受的慘重損失絲毫沒有放在心上。第二天一早,王成便慢悠悠的蹬著那輛破舊的三輪車,載著常安來到了飯館。
      此時的飯館的外墻上已經是一片漆黑,幸好飯館與周圍的建筑之間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這才沒有殃及到周遭的鄰居。
      常安和王成兩個人在飯館里將還能用的東西翻找出來,期間還有不少路過的熟人也加入了幫忙的隊伍。就這樣,等二人收拾完,已經是早晨快十點的事了。
      看著三輪車上滿滿當當的鍋碗瓢盆,王成點了一根煙,思忖了一陣。
      “你在這等我一會兒,我去給老板打個電話。”
      聽到王成的話,常安輕輕的點了點頭。王成見狀便快步跑到了不遠處的小賣部,拿起了小賣部的公用電話。
      咿咿呀呀的說了五分鐘,王成這才走了回來,對著常安笑著說道:“走吧,下午咱們倆一起去見見老板。”
      說著,王成翻身跨上了三輪車。帶著一車的雜物,叮叮當當的朝著出租屋駛去。
      中午吃完飯,王成先是帶著常安去買了一套合身的新衣服,然后又和常安一起去理發店剪了頭發。
      這一折騰便足足耗費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
      下午三點鐘,在距離飯館不遠處的一家茶館的包間里,常安再次見到了飯館的老板。
      和之前兩次見到的不一樣,這次老板的身上明顯帶有很重的戾氣。常安剛進門的時候還聽到了老板用粵語罵的臟話。
      見到王成和常安進來,老板這才將大哥大的天線收了起來。
      “昨天晚上到底是什么回事?哪個叼毛做的?”
      聽到老板用生硬的普通話詢問著,王成趕忙回答道:“不知道,不過派出所那邊懷疑是憨子做的。”
      “今次畀佢冚家鏟。”
      老板一邊咒罵著,一邊重新拿起了大哥大。
      “喂,有一個叫憨子的東北佬……對,就是他……挑那星,撲街燒了我的鋪子……對,你安排……”
      等老板的電話打完,王成這才小心翼翼的開口:“老板,這……”
      王成的話還沒說出口,便被老板揮手打斷了。
      “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你們先修養一段時間。鋪子的事情你們不用操心,我會找人收拾好的。就這樣,我先走了。”
      說著,老板便站起身,走出了包間。
      而常安則與王成二人面面相覷,此時的二人還不知道,老板的一通電話,會讓事情變的更加復雜。
      派出所的審訊室,加油員百無聊賴的坐在審訊椅上,整個審訊室只有一名輔警在陪著他。
      整個審訊室里鴉雀無聲,如果不是隔壁時不時傳來幾聲慘叫,或許加油員會開始誤認自己已經與世隔絕了。
      旁邊的審訊室里,王春生手中拎著一條皮帶,面目猙獰的對著被死死束縛著的喬五大聲吼著。
      “再給你一次機會,憨子究竟在哪兒?”
      此時的喬五赤裸著上身,身上到處都是皮帶留下的血痕。
      雙眼無神的搖了搖頭,喬五這才有些虛弱的回答道:“王所,我真不知道。”
      啪!
      又是一聲皮帶與皮膚接觸的脆響,王春生喘著粗氣,眼睛死死的盯著喬五。
      “還是不老實是不是?還是不準備說實話?”
      說著,王春生又是狠狠的一皮帶抽在了喬五的背上。喬五猝不及防,頓時慘叫了出來。
      “早晨三點,去紅玫瑰那個戴著口罩的人是誰?”
      王春生的話令喬五心中的最后一絲僥幸也隨之破滅。
      “我說我說,別打了。”
      聽到喬五的求饒聲,王春生這才將手中的皮帶扔到了一邊,撕扯著喬五的頭發,滿臉猙獰的問道:“快點說,別磨磨蹭蹭的。”
      喬五輕輕的出了一口氣,隨即轉頭對著審訊室內的另一名警察說道。
      “能給我根煙嗎?”
      那名警察看向了王春生,見王春生輕輕的點了點頭,這才從兜里掏出了煙,點燃了一根塞進了喬五的嘴里。
      喬五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一道長長的煙霧。
      “早上三點,憨子來找過我,說是要借一千塊回老家。我當時沒有那么多,于是就給了他四百塊。然后他就走了。”
      “然后呢?”
      聽到王春生的質問,喬五輕輕的笑了笑。
      “然后我就被你王所長請到這里吃大餐了啊。”
      喬五的俏皮話沒有將王春生逗笑,只聽王春生繼續冷冷的問道:“憨子有沒有跟你說為什么借錢?”
      喬五搖了搖頭。
      “我們自從上次見過面之后就沒再也沒聯系過,我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王春生低著頭,腦海里在思考著喬五的話有幾分真幾分假。
      半晌,王春生這才看向了喬五。
      “上次憨子是從誰手里借的錢?”
      喬五想了想,隨即輕輕的搖了搖頭。
      “這個我真不知道,我也是聽手底下的其他兄弟說的。要不我回去幫王所問問?”
      王春生冷冷的看了著喬五,這才將目光轉到了一旁。
      “不要以為有人罩著你,我就拿你沒辦法。三天之內,我要是找不到憨子,我就拿你頂賬。”
      說罷,王春生看了看坐在一旁的警察,開口吩咐道:“給他解開,讓他滾蛋。”
      被拷在審訊椅上的喬五笑了,這種事情他見得多了,只是一場皮肉之苦的事情而已。
      回到辦公室的王春生,皺著眉頭翻閱著自己的筆記本。上面密密麻麻的記著憨子最近幾天已知的活動軌跡。
      看了一陣子之后,王春生輕輕的揉了揉已經發酸的眼睛。隨即看著手邊的電話思考了半晌,終于還是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不一會兒,電話接通。一個沉穩的中年男性聲音從話筒中傳了出來。
      “哪位?”
      “叔,是我,春生。”
      “什么事?”
      “我這邊發生了一件事,和喬五有關……”
      兩個人通過電話交談了約十分鐘,大多數的時間都是王春生在講,而對方在聽。偶爾對方會問出一兩個問題,而王春生也是毫不遲疑的解答。
      掛斷了電話,王春生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外面的氣候宜人,而此時王春生的心里卻凜冽如寒冬。
体彩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