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娛樂圈餐飲指南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誰都搶不走
    一部《斗牛》和一部《殺生》,讓張步凡了解了,管琥這人,某些時候特別的嚴格,但是在某些時候又特別的能湊合。

    在拍《斗牛》的時候,這貨能發動那個村子里的所有人來當群演,甚至把張步凡,還有劇組的劇務、道具、燈光之類的工作人員都拉去湊數。

    而到了《殺生》里,羌寨的居民也沒能幸免,如今佟麗亞來了,于是也被拉來湊數了。

    當然,這就不全是為了湊數了,當聽佟麗亞說管琥讓他倆在戲里演夫妻,就知道這貨是在使壞了。

    在《殺生》里,主要的夫妻有兩對,一對當然就是牛結實和馬寡婦,另一對則是王遜飾演的油漆匠以及梁婧飾演的接生婆——管琥也不知道咋想的,給自己老婆安了這么一個角色。

    除此之外當然還有,而且不少,但基本都只有那么幾個鏡頭,且這些鏡頭都非常的集中。

    電影里,牛結實把給馬配種準備的催情粉給弄到了手,然后撒進了村里人日常飲用的水里,全村人都喝了水,于是,所有人都瘋了。

    當然,這個“瘋”的過程不可能拍出來,不然就絕對成禁片了,但是,“瘋”之后的內容可以表現啊,那些夫妻就主要出現在這里。

    先是一段特抽象又特實在的表現,給整個村子的建筑幾個鏡頭,鏡頭里當然是沒人的,但是后期配音的時候,這里會充斥著各種聲音,男人的女人的,嘶喊以及呻吟……

    再然后是村內的街道,同樣沒人,但是落滿了破衣爛衫……

    再然后,全村又一次“瘋”了。

    不過這一次的瘋和之前不一樣,這次是有實打實鏡頭表現的。

    有男人抓著搟面杖追女人的。

    有男人從窗戶爬進自己家,女人急忙關窗的。

    有男人和女人無視外面的紛亂自顧自做愛做的事情的。

    還有男人抱著衣服可憐兮兮坐在那里,女人拿墻上掛著的玉米一邊砸他一邊喊著“去死”的。

    更多的,則是幾個男人和幾個女人的糾纏,也不知道誰打誰,更不知道誰有理誰沒理。

    當然,鏡頭各種各樣,但有一點特別統一,就是這些鏡頭中的男人女人,就沒一個是衣冠齊整的……

    這一段很不正經,但又非常重要,因為這是整個故事最重要的一個轉折點。

    在此之前,無論牛結實干了什么壞事,看在他也是牛家村一員的份兒上,大家對他都還是能忍則忍,但是這件事情卻是觸及了牛家村的根,動搖了村子里多少年傳下來的基礎!

    這讓牛村長等一干故老意識到,如果再不處理牛結實,他們心中的牛家村可能就要被毀掉了!

    于是,牛村長提議,把牛醫生請了回來。

    而管琥想讓張步凡和佟麗亞演的,當然就是那幾對男女之一。

    “哎呀,怎么是這樣的劇情啊?”佟麗亞拿到了劇本,看到了內容,下意識就是一聲驚呼。

    張步凡在邊上苦笑,“所以我就跟你說了么,你怎么就答應他了呢。”

    佟麗亞轉頭瞪他,“別忘了這劇本是你寫的,要說壞也是你最壞!”

    “不是,我一點那種意思都沒有,你把劇本完整的看了就知道了。”張步凡依舊苦笑,這個吧,都沒法解釋。

    佟麗亞繼續瞪他,“哼!挑一個吧,咱倆演哪一對?”

    張步凡嘿嘿一笑,他知道她不會真的怪罪,就和之前說到于男的角色或者其他的話題,她從來都是點到即止,從不死纏爛打,因為她了解他,他也了解她,這樣的對話不是真的怪罪,而是一種情趣,只屬于他們兩人的情趣。

    張步凡拿著劇本,一邊看一邊說道:“就我這個背啊,想要演其他幾對都有點困難,所以,要不咱們演這一對?”

    他一邊說一邊拿手去指,佟麗亞探頭一看,隨即又接著瞪他,“我在就猜到你會選這個了!”

    張步凡選的,正是那一對對外界的吵鬧不管不顧,繼續做愛做的事情的男女……

    “嘿,居然選的是這一對。”管琥拿著劇本站在張步凡身邊,佟麗亞去換戲服去了,這里現在就他倆加上黃博三個。

    黃博也在笑,“我還以為她會選那個那玉米棒子砸男人的呢。”

    管琥跟著點頭,“我也以為是那個,話說這不會是你選的吧?她也能答應,看來愛你愛的是夠深的,你們啥時候去把證辦了吧。”

    “滾滾滾!倆賤人,看我受傷好欺負是吧?”張步凡沒好氣的說道。

    劇本是他寫的,他當然不會對這一段劇情有所歧視,但問題是,他和佟麗亞的關系才剛確定不到半年,這種時候卻讓他們來演這種……亂性的戲份,別說佟麗亞了,他自己都忍不住會想些有的沒的,尤其還是在佟麗亞給了他那本劇本的情況下。

    “呦。”管琥看看他,又和黃博對視一眼,幾個人混了這么多年,早都熟的不能再熟了,現在幾乎是一眼就看出張步凡不太對勁來了。

    “怎么?真排斥那種戲份啊?不過也是,你們這才談上多久啊,就讓你們演這種戲確實不合適,是我欠考慮了。”管琥立刻說道:“我去和她說,就說這些角色已經找好人了,只是我給忘記了。”

    “行了,不用,那樣她反而會多想。”張步凡擺擺手說道:“而且我這不是因為這個事兒。”

    “得嘞,我們也去準備了。”管琥還想說啥,還是黃博更有眼力見兒些,一拽管琥,倆人又對視一眼,轉身走了。

    張步凡自己一個人坐在那發愣,腦子里一直就是那個劇本,以及某個人的名字。

    直到有人拍他,才回神看過去,卻見佟麗亞已經換好了戲服站在跟前了,“想什么呢那么入神,怎么樣,我穿這個好看么?”

    “好看,太好看了!”張步凡一邊夸,一邊就把自己身上的薄外套脫下來給披上了。

    這戲服實在有點……露,僅比肚兜好一點而已。

    一邊遮,張步凡一邊說道:“怎么能穿成這樣到處跑呢?我告訴你我可吃醋啊。”

    佟麗亞捂嘴輕笑,“知道啦,以后絕對不會了,你個小氣男人。”

    “原則問題,不小氣不行!”張步凡理直氣壯說道,看著面前的佟麗亞,他忽然抬手抱住她,緊緊的,同時說道:“媳婦兒啊,你這輩子就是我的了,誰都搶不走!”

    佟麗亞有些莫名,卻只以為他是想到了兩人即將演的那段劇情的“內涵”有感而發,依舊感到心里甜甜的,于是也抱住張步凡,輕聲說道:“好,我是你的,誰都搶不走。”

    “誰都搶不走!”張步凡在心里再次重復,這不是一句話,而是一句誓言!
体彩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