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我是崇禎四皇子 > 第八十五章 別走啊!
    朱慈炤心中驚喜,但是卻也沒有馬上就打開城門前去相迎,畢竟周遇吉已經死了,他的賬下的參將如何,是否還忠于崇禎皇帝,忠于大明,這一切還尚不可知。

    而且這二三千人的隊伍,本來就比朱慈炤這邊的兵士戰力要高,冒然打開城門,一旦有喧嘩激變者,那樂子可就大了。

    “敢請你家將軍前來相見,可否?”

    朱慈炤站在城墻上,朝著城下的兵士抱拳道。

    “且,又是個慫軟蛋!走吧!”

    那為首的兵丁聽朱慈炤如此說,心道又是和那些子州縣一般,膽小怕事,不敢開門奉送補給,朝城門呸了一口,一甩袖子,幾個兵士竟然就這樣走了!

    “哎!哎!你們!”

    朱慈炤還未及再說話,便見那幾個兵丁掉頭便往回走,頓時有些手足無措,他開口喊了幾聲,誰知這五個兵丁根本就不鳥他,仍舊悶頭往回走,讓朱慈炤一時間竟有些傻了。

    難道古人之間有什么禮儀自己還不懂得?

    不應該說這幾句話?

    他看向身邊的翟三和馮緱,他二人也是滿面疑惑,甚為不解。

    那五個士兵回到隊伍之中卻是稟報了他們的將軍周民,周民聞此皺了皺眉頭,同時不禁又嘆了一口氣。

    他在饒陽縣路過的時候,那饒陽知縣也曾如此說邀他一見,可是結果呢,當自己帶著身邊的張游擊前去相見的時候,那城垛之上竟然突然萬箭齊發,射殺了數個親兵,就連那自己身邊的這位猛將張游擊右臂都受了傷。

    也幸得那些團練衙役們箭術水平不高,這才讓周民僥幸躲過一劫,要不然這支隊伍沒了周民這個主心骨,早就散了。

    所以再聽到鹽山縣那邊如此回答之后,周民直接將鹽山知縣劃到了貳臣的行列。

    “罷了,既然如此我們繼續南下,我就不相信在大明國土之上竟然還沒有我們這二三千人容身之地!”

    “傳令,全軍整備軍械,向南進發!”

    周民朝身邊的傳令兵喊道。

    接著整個隊伍便傳來了一聲聲的喊聲,然后右側翼為前,左側翼為后,整個隊伍便開始向南進發。

    “整備軍械,向南進發!”

    “整備軍械,向南進發!”

    隊伍中一聲聲喊聲傳來,不僅僅讓這整支隊伍聽見了,站在城墻之上的朱慈炤等也聽見了。

    眼看著這支隊伍就要這樣走了,一旁的馮緱有些急了。

    “將軍,他們就這樣走了?若真是周總兵的部下,這支隊伍于我們來說可是一個強大的助力啊!”

    周遇吉在武寧關戰死的事情,在京師被攻破之時便傳入了京城,所以馮緱是有所耳聞的,同樣也對這支能力抗闖賊的隊伍敬佩不已,他原本還以為整個山西總兵全軍覆沒了。

    但是卻不曾想還留得這么二三千人突圍出來,而且還尋到了鹽山縣,這幾乎都讓馮緱以為這是天助大明了。

    于是他也不顧這些人是真是假,便慌忙出言。

    朱慈炤心中也有些猶豫不決,一方面他深知這支隊伍是大明為數不多的可戰之兵,若是能收歸麾下,必是一大助力。

    但另一方面他又對這支隊伍的參將周民“不敢”來相見心存疑惑,而且這兵丁回去之后,整支隊伍便立馬開拔南下了,細細想來卻又不是個陷阱?

    只等著自己打開城門前去相迎的時候,突然來個回馬槍占下鹽山縣。且自從武寧關周遇吉死了之后,他的這支隊伍可就再也沒在歷史上留下只言片語,這突然出現的二三千人,是哪里來的?

    朱慈炤一見這支隊伍時心中欣喜震驚,但是冷靜下來之后又不免心生防備,自己上午剛剛打下鹽山縣,下午便有大明的隊伍來此,這一切太過巧合了些。

    “將軍我們追吧!”

    “將軍用根繩子把握吊下城去,我去看一看這支明軍是真是假!”

    翟三和馮緱都抱拳道,他們都明白,若是突然多了這二三千人的戰兵,對于自己,對于永王殿下將士多么大的幫助。

    朱慈炤心中運轉不停,看著漸漸走遠的這支隊伍,重重一拍墻垛,道:“開城門,我等三人騎馬前去,勿關城門,若有差池,自快速騎馬回來!”

    朱慈炤心中也是不舍,這樣的一支有優秀的隊伍為將這樣從自己的手中溜走,朱慈炤還真的舍不得。

    翟三和馮緱一喜,但是隨即又有些遲疑,因為將軍要和他們一起前去,這不免有些危險。他們正要說話,朱慈炤卻是邁步便向城下而去。

    他們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想要表達的意思,便也急匆匆的跟了下去。

    西城門緩緩打開,只留得一人之空,預備著朱慈炤等人若是有失,可以快速的關上。

    “駕!”

    一聲甩鞭聲,朱慈炤騎著駿馬率先沖出城去,直奔那南下的隊伍而去,他身后跟著的馮緱和翟三卻是相視一眼,急忙跟上,他們眼神交流著,意思很明顯,若是有詐,就是拼了自己的性命也的讓永王殿下安全回城。

    噠噠的馬蹄聲在距離這支隊伍二百來步的時候便傳進了周民的耳中。

    “停!”

    周民一聲令下,整支隊伍很快的停了下來,然后后軍變前軍,外圍的長槍手自覺的豎起了手中的長槍。

    周遇吉的隊伍是學習了戚繼光而組建的,即十二人一隊,隊長一人,配鳥銃倭刀,伙夫一人,配雙尖扁擔。

    長槍手兩人,另配弓箭。

    刀棍手兩人,配刀棍、弓箭。

    牌刀手兩人,配藤牌、腰刀、標槍。

    火槍手兩人,配火繩槍、倭刀。

    快槍手兩人,只配單眼快槍,近戰以快槍代棍。

    這種軍隊編制可以說被明末很多的將領學習,但真正能用好的,只怕也只有周遇吉了。

    當然,因為經費原因,周遇吉軍中很少有火器的使用。

    見前方長槍手將閃閃發亮的長槍豎了起來,朱慈炤忙是勒住了馬匹,身后翟三和馮緱也是勒馬停住,一左一右的護衛在旁。

    此時雙方隔著僅僅不到一百步,雙方距離之近,連對面是什么面孔都看的清清楚楚。

    朱慈炤勒馬朝這隊伍中看去,隊伍中的周民等人也向朱慈炤這邊看來。

    雙方一邊騎在高頭大馬上,劍眉星目,面白有神,氣質不凡;一邊身高七尺,渾身甲胄,孔武有力,虎虎生威。

    雙方一個只對視,便感眼前生出了些許火花,心中齊道:“好一個猛將軍!(好一個少年郎!)”
体彩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