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歷史軍事 > 重生都市仙帝 > 第368章 離開天山
        逛完之后,他又花費了整整一周時間去修復陣法,哪怕得到了《天機子》這等神書,想要修復這里更復雜的陣法,也是非常不容易的。甚至好多陣法他都修復失敗了。

        當然,有修復失敗的陣法,就有修復成功的陣法,每成功修復一個陣法,張逸風對陣法的領悟就越加深厚。

        不知不覺間,他的陣法等級在快速提升。

        特別是第三次修復青蛇大陣的時候,張逸風對這道二級陣法更加得心應手,修復起來簡直是信手拈來。

        三個地方的青蛇大陣,損壞的地方都不一樣,張逸風窺一斑而見全豹,似乎逐漸明白了整個陣法是如何布置的!他已經能還原青蛇大陣。

        這就是《天機子》的恐怖之處,天機子講解的陣法,是陣法本源!無論是破陣之法還是修補之法,都是按照陣法本源去做的。

        或許,每一個陣法的布陣手段不一樣,但最終卻是殊途同歸,張逸風反其道而行,一步步抽絲剝繭,弄清楚了整個陣法的構造。

        《天機子》果真神妙,無論多強大的陣法,都能抽絲剝繭地尋到規律。這次回去,張逸風就能嘗試布置青蛇大陣了,一旦成功,就表示他對陣法的領悟已經達到了二級陣師的標準。

        一旦有了青蛇陣法這種護山大陣,今后不在家的時候,他更加不需要擔心親人和朋友的安全了。

        眨眼之間,張逸風在九劍宗待了十天。

        這十天,他在修補陣法,而九劍宗其他人卻在忙著幫他收集藥材,甚至九劍宗掌門龐青云親自乘坐鴨嘴兇雁前往了寒山,去取張逸風藥材里最珍貴的天山雪蓮。

        這一株藥材,只有寒山才有。

        寒山的兇險,哪怕大師可能也無法全身而退。龐青云卻義無反顧地去了,可見司馬寒在他心中還是非常重要的。他是將司馬寒當做下一代掌門來培養的。

        實際上四星門派,甚至五星門派,都不是永遠的,一旦當代掌門隕落,而門派沒有傳承者,五星門派就會降為四星門派,四星門派就會降為三星門派。

        這就是為何四五星門派數量不多的原因,或許曾經四五星門派非常多,只是隨著時間流逝,越來越多的四星門派成為了三星門派,越來越多的五星門派成為了四星門派。

        當張逸風將能修復的陣法全部修復后,龐青云也乘坐鴨嘴兇雁來了。

        他手里捧著一株蓮花,正是珍貴的天山雪蓮。龐青云身上有傷,能讓一代大師受傷,武者口中的“寒山”,絕對不是一般的地方。

        龐青云下來之后,便朝著張逸風道:“你要的藥材我都弄齊了,什么時候能煉丹?”

        張逸風其實有些哭笑不得,這龐青云似乎是一個急性子,這么多藥材,他居然只花費十天就弄齊了。特別是這一株珍貴天山雪蓮,這東西可不是輕易能弄到的。

        同時張逸風有些感嘆,四星門派的確有實力,無論是門派的收藏,還是手段都不是其他門派能比擬的。他列的清單上,有不少珍貴藥材,可四星門派居然都有,就連苦果四星門派都替張逸風找到了。

        有了這東西,張逸風回去之后就能再煉制一些固元丹,將修為提升到第六層,甚至第七層都沒有問題了。

        “這個,要等我回去之后,詢問家師。但你放心,下次我帶寒懿回來的時候,他的雙腿肯定已經復原了,這一點我保證。”張逸風開口回答。

        “好,我信你。對了,有一句話我一直想問你,你師父到底是丹師還是陣師?”

        張逸風咳嗽一下道:“我不止一個師父。”

        龐青云瞳孔不停收縮,張逸風所在的到底什是什么門派,居然有丹師還有陣師,這樣的門派簡直聞所未聞。

        “前輩,既然藥材你們準備好了,陣法我也修復了,那我就準備離開了。”

        “這么急著要走?天山有不少地方風景都很瑰麗,不看看就走了嗎?”

        張逸風笑著道:“不了,還有許多事情要忙。”

        張逸風的心已經飛走了,他現在迫不及待想做的事情,是回去繼續煉制固元丹,將修為提升后,然后給覺圓和尚打電話,他打算去收復幽冥鬼火!

        有了幽冥鬼火,今后無論是殺人還是保命,都更加有保障。

        幽冥鬼火一出,恐怕大師也得隕落。

        前提是,他真的能收服幽冥鬼火。

        “既然你這么忙,那我就不多挽留。”龐青云點了點頭。

        張逸風拿出一本小冊子,道:“這是陣法的使用方法。”

        龐青云收下之后,淡淡道:“乘坐鴨嘴兇雁走吧,我就不送你們了。”

        龐青云丟下鴨嘴兇雁,轉身離開了。

        這頭鴨嘴兇雁,只有龐青云和司馬寒有資格乘坐。

        司馬寒率先上了鴨嘴兇雁的背,其次是方靈,最后才是張逸風。

        “同師父談好了嗎?”司馬寒有些不舍地開口。

        “談好了,讓你先跟我一段時間。”

        司馬寒點了點頭,又問:“方靈她的身體……”

        “這個你放心,我這里有一些藥丸,你先讓她吃,雖然無法徹底治好她,卻能讓她不至于過早夭折。她想要成為強大的武者,激發她的體質,還需要另外一些東西。這些東西,不是說遇就能遇到的。”

        司馬寒這才松了口氣哦道:“她能不能成為強大武者,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一直陪著我。”

        張逸風搖了搖頭,沒再多說什么,只是淡淡道:“走吧。”

        司馬寒點了點頭,鴨嘴兇雁立馬飛了起來,鴨嘴兇雁繞著九劍宗飛了一圈,這才快速駛離。

        九劍宗山巔,龐青云一直看著兇雁消失,這才轉身進屋。

        他沒有殺張逸風,不知道對司馬寒來說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如果張逸風真的能治好司馬寒的腿,他才不會后悔自己的決定。

        鴨嘴兇雁速度很快,只是一個小時,便出現在天山諸多門派視線之中。

        張逸風原本打算回來之后,再去別的門派修復陣法,獲取資源,但他想要的資源,在九劍宗就得到了,張逸風回來之后,同紫天達簡單交代了一下,就離開了天山。

体彩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