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恐怖靈異 > 死亡工廠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她被帶走了
老婆婆注意到了自己孫女兒的不對勁,想過去輕輕拍拍她,可是那位白發少年卻直接擋在兩人面前,冷漠的說道:“你這老太婆,能看到我?”

    老婆婆還不知此時發生了什么,急忙喊道:“你到底是誰?怎么跑到我家了?趕緊離開!要不然、要不然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她直接拿起了放在門邊的掃把,對準了男子。

    然而可怕的一幕發生了,老婆婆本是緊緊的攥住了這根掃把,可是不知怎的,男人只是微微上揚下唇角,她攥著掃把的手就這么松開了。

    隨后,只聽啪的一聲,掃把掉在了地上……

    “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白發男子抬首看著自己修長的手指,微微的笑著笑,接著說道:“你說呢?看到我的人可都活不了哦!”

    他沖著老太露出了冰冷的目光,就在那一刻,老婆婆仿佛覺得自己身處冰窖之中,隨后男子勾了下手指,老婆婆猶如被人扇了一巴掌,直接倒在地上,一句話沒說出來,昏死過去。

    等到她睜開眼睛,自家孫女已經沒人影了,那白發男子也跟著消失不見。

    說到這里,老婆婆眼淚又往下掉了。

    她哽咽的說著:“我的孫女哦,我就這么一個孫女,她要是沒了,我這個老婆子還活著干啥?我也死了得了!”

    老太太越想越恨、越想越氣,瞧見旁邊有堵墻,眼也不眨的就要往上撞。

    也多虧是張老八眼疾手快,直接給他攔下了,要不然這老太太非得把自己撞死!

    我跟陳星辰安慰著,讓她不要這么激動,村子里肯定出現了邪祟,只是這東西會奇怪的法術,能夠隱去自己的痕跡,讓我們沒辦法發現他,但是我們肯定能找到他!

    張老八跟他妻子也不敢睡覺了,老婆婆的情緒非常不穩定,隨時需要人看著。

    這邊兒張爸張媽知道村子里又有孩子丟了,也是心急如焚,恨不得把村子翻個底朝天。

    可就算是翻了個底朝天又有什么用呢?

    孩子還是找不到……

    天亮之后,我跟陳星辰來到了老婆婆家里。

    果然,這里還存留著一抹妖氣。

    陳星辰微微的閉著眼睛,雙手放在地上,嚴肅的說道:“這里、還有這里,我都感覺到了,不是鬼,應該是妖,只是到底是什么妖呢?日月同輝,各種生物都可吸收天地日月精華,時間長了,自然也就有靈了,難不成還要咱們一樣一樣去找?”

    他還在說著,我的眼睛卻看向了窗外。

    看向了那一排柳樹……

    村子里已經連著失蹤了兩個女孩,不過到了下午,隔壁村子也急匆匆的來這個村找村長,說是他們村子也丟了孩子。

    女孩,年齡16左右。

    這個村子更倒霉,一丟就丟了仨,起初以為是孩子跑到城鎮里玩耍了,結果連著好幾天沒回來,這時候大家才著急,到處尋找著,可惜就是找不到!

    大家也發現了一個關鍵點,消失的都是女孩,而且都在16歲左右。

    家家戶戶有16歲女孩的都開始緊張,一入了夜,匆忙關窗鎖門,也不敢睡覺,誰愿意丟了孩子啊?

    我們所在的村子女孩少,16歲的也就三個,兩個已經被抓走了,還有一個住在村口,名字叫做李小芳。

    我跟陳星辰害怕再出意外,就同李小芳的父母商量了一下,我倆輪番在他家守夜。

    因為我們感覺那位妖人還會再出現的!

    夜深了,小芳已經睡了,我們兩個就坐在大廳,環胸守在門口。

    突然,我聽到門外有些聲響,便想要出去看看,陳星辰卻抓住了我的手臂,微微的搖頭。

    “別去,應該是老鼠。”

    我點了點頭,接著坐了下來。

    這一夜算是風平浪靜,也有一些小動靜,不過構不成威脅,我們兩個看到太陽冒出,才放松了警惕。

    然而小芳的房間里卻傳出了一聲尖銳的叫喊。

    我倆匆匆來到了小芳的房間里,只見她已經縮在了墻角,滿臉的驚恐,不停的喘著粗氣,眼眶通紅。

    小芳的父母聞聲來到房間,急忙把孩子擁入懷中,關切緊張的問道:“怎么了?發生什么了?”

    李小芳臉上還帶著懼意,驚恐的說道:“爹娘,你們快看……”

    她攤開了手掌,手掌上卻莫名出現了許多深色的紋路,紋路不斷地往上蔓延,一直到了手腕處。

    陳星辰同我皺起了眉毛,不可思議的輕呼一聲。

    他咬唇說道:“這、這不是木脈咒么!”

    小芳的父母匆匆看著陳星辰,焦急地說道:“小兄弟,這是什么東西?是咒語嗎?我家孩子到底怎么了!”

    這個木脈咒算是一種咒法,如果中了這種咒法,只要紋路到達心臟,這個人必死無疑。

    聽到這個死字,兩口子不由自主的瞪大眼睛。

    小芳的母親更是激動,直接跪在了地上,沖著我們兩個拼命的磕頭,希望我倆能救小芳一命。

    陳星辰眉頭皺著,不安的說道:“這個咒法我也只在書中看過,下咒之人可以通過受害者手臂上的紋路達到增加功法的效果。”

    說白了,也就是受害者最后是因為身子里的能量被施咒的人奪走了,所以才會死亡。

    陳星辰繼續說道,這種咒語算是一種邪咒,更算是一種禁法,無論是人鬼還是妖,都禁止使用,如果使用了也就會被歸于惡。

    他目光盯著窗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淡淡地開口說道:“看樣子有東西想要修煉法術、提升道行,不惜害人性命,那么到底是誰呢?”

    我倆只能挨家挨戶的調查,看看到底是誰有如此歹毒的手段。

    再次經過那排柳樹,我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陳星辰見我停了,開口問道:“怎么了?還差幾戶咱們就看完了,如果還是沒問題,那就真的麻煩了!”

    我看向那排柳樹,皺眉說道:“陳星辰,難道你真的沒感覺嗎?那排柳樹好像有問題!”

    他搖了搖頭,很明確的告訴我,他沒感覺有問題。
体彩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