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恐怖靈異 > 遷墳人 > 第四百一十三章 神秘組織
我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趕緊跟在了陳澤的后面,這時幾個穿著西裝的男人走了過來,這么一看還真的是我們本地人,不過在泰國還是有很多本地人的,他們看到我跟陳澤之后很尊敬的低下了頭說:“二位就是陳澤先生和秋雨大師吧?”

    每次被尊稱為大師的時候我都覺得自己要膨脹了,就低調的說道:“哎呀叫我秋雨就行了。”

    顯然他們根本就沒有在意我說的話,對陳澤說道:“陳澤先生,我們老大已經在等著你了,這次事關重大不能再耽誤下去了,這樣下去遲早會出人命的。”

    這明明我是主力全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哼了一聲嘟著嘴巴繼續往前面走著,陳澤一直拿著手機似乎在跟某個人聯系,我剛想湊上去看一眼他就把手機給放在了口袋里面輕聲對我說:“待會進去的時候盡量不要激動,就認真聽我說話就行了。”

    看著他警惕的眼神對著前面的幾個男人,我就嗯了一聲,看來這次的泰國之行絕對不簡單啊。

    我跟陳澤并排走著,完全不讓他們有機可乘,接著我們就坐上了電梯,這是一個很大的公司,而我們要到的就是頂層,要見的也絕對是身份最尊貴的人,想不到我有朝一日也能跟這樣的人見面。

    到了頂層之后幾個男人就敲了門,得到了回應之后為我們推開了門,示意讓我們進去,等到我們進去了之后他們才緊跟著,辦工桌上只擺著一臺電腦,就連平時一些工作的材料都沒有。

    不過這個辦公室很大,而且裝潢也很豪華,光是墻上的字畫應該都是價值連城的了。

    這期間沒有人說過話,直到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占了起來,我原本以為會是個幫大腰粗的中年男子,可轉過頭來卻是一個年輕男子,看年齡也不過三十歲,眼神清澈甚至是顯得有些稚嫩,而且皮膚很白,給人一種親近的感覺。

    他說道:“好久不見。”

    陳澤的眼神卻很不友好,他一直死死的盯著眼前的男人看著,那男人伸出的手一直都沒有收回去,可是陳澤卻一直都沒有握手,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陳澤有這樣的舉動,一般來說他都是很注重禮儀的。

    看著他一直在那里舉著,眼神也慢慢的變得陰冷,我趕緊伸出手握著他的手說:“你好啊我是秋雨,那位就是陳澤,看來你們應該認識啊。”

    他的眼神注意到了我,不知道為什么我總覺得他的眼神有些奇怪,就像是一眼就可以把人給看透一樣,他一直死死的盯著我看,握著我的手力道都開始變大了,頓了頓才說道:“我知道你,秋雨大師嘛,這次我可是花重金才把你給請過來的。”

    想不到我在泰國也這樣的出名,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發,握著的手一直都沒有松開,陳澤卻突然拽出了我的胳膊對他說道:“你這次又是出于什么目的,費盡心思讓王嘉寧帶我們過來,就連她也對我隱瞞了,只是跟我說見老朋友,原來是你啊。”

    很顯然他們是認識的,要不然也不會說出好久不見這句話,不過我已經聞到了一股火藥味,顯然有仇。

    我只好尷尬的站在一邊目睹著他們兩個人說話。

    男人微微一笑,看起來彬彬有禮的樣子,并沒有因為陳澤的態度生氣,反而是態度軟了下來說:“我要是直說了估計也就不會在這里見到你了,難道你還對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懷嗎,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了,我早就已經忘記了。”

    不說這句話還好,一說這句話陳澤的態度就更加激動了,他冷哼了一聲說道:“是啊,你不是受害者當然是這個態度,不過我很好奇這些年里你是怎么心安理得的活著,還站上了這么高的位置,不知道你踩著多少人的尸體上來的,怎么,站在這樣的高處也有困難,需要找我來幫忙了?”

    聽著他們說話只覺得都可以扎死人了,好像每句話都帶刺一樣,又像是有不同的意思,不過我根本就聽不懂,只好尷尬的靠近一開始的那幾個穿西裝的男人,我小聲的說道:“誒他們說話你們能聽懂嗎?”

    他們投給我一個無奈的眼神,很顯然我們都是一樣的,只好站在那里尷尬的看著他們說話。

    他回答道:“我是要找你來幫忙,這你也過來了,那我已經達到了這個目的,相信我,這件事情你一定也很感興趣的,你不是一直想要找到自己的記憶嗎,只要這次的事情成功結束,我就可以幫你找回當時的記憶。”

    這段話讓我震驚了,我記得王嘉寧說過那段回憶對他來說是最殘酷的,所以還是不要想起來的好,誰知道陳澤卻一直對自己的回憶耿耿于懷,我的私心還是不需要陳澤記起那些痛苦的回憶。

    就趕緊走了過去打斷他們的對話:“誒我說你們在這里都快要打起來了,我女朋友還在家里等著我呢,我就想趕緊完成任務回國,你們這里也沒什么好玩的,而且我過來的時候王嘉寧也沒跟我說到底是什么事情,你先給我解釋一遍唄。”

    我這刻意的樣子他們都看出來了,只是沒有明說,他嗯了一聲對我說:“這次讓你們過來確實是跟鬼魂有關,秋雨大師您是在國內數一數二的驅鬼師,所以我才會請你過來讓你幫我消滅一個鬼魂。”

    如果只是消滅一個鬼魂的話根本就沒必要讓我過來,這樣也未免太過興師動眾了吧,畢竟在這個地方也有驅鬼師,只是能力大小的問題,所以我就吃驚的問道:“就為了抓一個鬼,你把我跟陳澤都叫到這里來?”

    原本以為他會搖頭或者是跟我解釋什么,誰知道他卻一本正經的對我說:“是的,我讓你們過來就是讓你們幫我驅鬼,而且只有一只鬼。”
体彩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