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不死仙帝 > 第1168章 皇子到來
 嗤嗤!  傲孤殤綻放出的炙熱浮光,在虛空不斷閃耀,切割所有空間,朝不滅魔神流淌而去。

  感受到強烈危機的不滅魔神,本能的想要爆退。

  然而,還不待他有所舉動,那些流光便呼嘯而過,那一片區域,瞬間被無盡流光充斥。

  耀眼刺目的光華呼嘯而過,朝著遠處天際散去,仿佛沒有絲毫停留。

  傲孤殤和不滅魔神的身影,依舊橫亙在虛空,兩人仿佛都未動彈過,靜靜的站在那,就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然而。

  不少人的心,卻是狠狠顫動起來,仿佛呼吸都要停止。

  一個個瞳孔驟縮,駭然的看著前方,就好像看到什么不可思議的事一樣。

  只見不滅魔神的身上,突兀綻放出一道道光線,縱橫交錯,密集無縫,將他整個身軀填滿。

  最終。

  那些光線與夕陽余暉相融,而不滅魔神的身軀,卻是消失了,煙消云散,飛灰湮滅,仿佛化作了光。

  “嘶!”

  時間似乎靜止下來,空間變得凝固,寂靜的可怕。

  但眾人的心,卻與現場寂靜截然相反,狠狠的震顫著。

  好可怕的力量。

  那些光線,竟然就是可怕的殺伐之光,比白衣仙帝的光芒,還要可怕無數,真正的觸之必死。

  連偽神境的不滅魔神,都被瞬間解體,化作虛無。

  他們終于意識到這傲孤殤的可怕,讓得不少人都生出了一股來自靈魂的戰栗。

  “影皇的無盡流光,可借光之力,無論是白晝還是黑暗,都是他的力量,可無聲無息,可璀璨生輝,或許周身流淌的光芒,就蘊藏著他的殺伐。”

  尸毒王沉聲開口,提醒眾人。

  剎那間,幾乎所有人都封住了周身,生怕那些肉眼可見的光芒,蘊藏著傲孤殤的致命殺伐。

  妖魔大軍,同樣滿臉警惕。

  “大人,這……”無影魔神顫聲開口。

  不待他話音落下,傲孤殤便側目看去,“你也想死?”

  平靜,卻透著無盡的狂傲。

  你也想死?

  簡單的四個字,卻透著極其可怕的震懾,仿佛無影魔神敢質問什么,結局便會和不滅魔神一樣。

  沒有人會懷疑傲孤殤的話。

  無影魔神也不敢。

  慘白的神色,很是難看,卻是一個字都不敢再言。

  “為什么,我們不是盟友嗎?”

有妖帝承受不住這股壓抑,忍不住開口問道,他不知那些隱秘,不知傲孤殤是怎樣的強者,所以敢問。

  “盟友?”

  傲孤殤輕蔑笑道:“我們目的相同,但并非就是盟友,你們的死,與我何干?

敢沖撞本座,也是死有余辜,更何況。”

  說話間,他看向尸毒王,道:“本座說過,我從未背叛人族,只是人皇背叛了我,在本座眼中,爾等終不過異族。”

  “厚顏無恥!”

尸毒王當即反駁道:“你此刻才現身,不過是想等我們拼得兩敗俱傷,然后坐收漁利,別把自己說的那么高尚。”

  他臉上覆蓋寒霜,森白的瞳孔中,是一片冷然和殺意。

  “我承認有所想法,畢竟這片天空,規則有限,無論是海皇,還是那血魔神,都有不弱本座的力量。”

  傲孤殤淡然一笑,也不惱怒,大方承認道:“再加上這么多偽神和無數帝境,除非離開這片天空,否則,本座也無力全部震懾。”

  “謝謝你們,為本座奉獻了一場精彩之戰,就讓本座為這場風暴,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吧。”

  話音落下,傲孤殤便漫步而出,朝葉塵走去。

  “阻止他!”

  尸毒王怒吼一聲,顧不得體內傷勢,瘋狂俯沖而出,與尸蟞王一同綻放恐怖尸毒,朝傲孤殤席卷過去。

  “蜉蝣撼樹!”

  傲孤殤嗤笑一聲,身上流光閃爍,割裂四方空間,將無盡尸毒逐漸割裂,一點點消散。

  若是一開始,他自不能如此輕易的掌控一切。

  但血魔神隕,海皇重傷無力,其余偽神,無不身負重傷,戰力十不足一,誰還能擋他腳步?

  “噗!”

  尸毒王被沖擊的不斷吐血,那血肉之軀不斷碎裂,似要消解一般。

  “讓你停下,當真就這么難嗎?”

  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萬毒仙帝上前,不顧一切的催發萬毒歸宗,卻是再難爆發,只好快速泄力,爆發一式毒域。

  “嗤嗤!”

  割裂的聲音繼續響徹,兩種截然不同的毒,都在快速湮滅。

  莫說此刻重傷之下,即便戰之初的全盛狀態,他們也絕非傲孤殤之敵,清脆的割裂聲下,兩人不得不快速爆退。

  “劍碎亙古!”

  楚濘深直接爆發最強劍訣,一片深淵衍化,朝傲孤殤吞沒而去。

  北冥身影閃爍,護在楚濘深身前。

  兩人一攻一防。

  北冥有護甲戰衣,能夠勉強抗衡傲孤殤的殺伐,而楚濘深一直都在對戰妖恒,其間還有北冥相助過,傷勢絕對是這邊最輕的,所保留的戰力,也是最強的。

  然而。

  兩人依舊擋不住。

  楚濘深的力量,在無盡流光之下,就如豆腐般被輕易切碎。

  同時。

  咔嚓的聲音傳出,只見北冥身上的護甲,竟也傳出裂縫。

  傲孤殤,擁有這片天空最強的力量,即便是同等的防御,也并非無法破開,護甲戰衣,不知經受了多少沖擊,此刻,終于開始皸裂起來。

  “一群螻蟻,想找死嗎?”

傲孤殤清冷道。

  他堂堂神皇之境,莫說這些偽神,便是神王,在他眼中也是螻蟻,根本不屑殺之。

  但若是非要擋在面前尋死,他不介意成全。

  “該死的是你!”

楚濘深猙獰道,所有力量全部爆發,卻也難擋流光襲來。

  北冥的狀態就更差了,身上的護甲不斷皸裂,可怕的裂紋遍及全身,一旦護甲碎裂,那些流光,怕是瞬間就能將她絞殺。

  但她沒有退,只是滿臉陰冷的盯著對方。

  “既如此,本座便成全你們。”

傲孤殤眼中閃過殺機,一步漫出,無盡流光瞬間變得更加璀璨,仿佛牽引了天地每一縷光芒,為他所用。

  他的眼中,只有葉塵,誰敢擋其道,死!  “權杖!”

  葉塵呼嘯而出,權杖光芒綻放到極致,在北冥他們身前盛開,但讓他駭然的是,權杖的反震,竟然沒能做到百分百,大量力量沖擊而來,震蕩著他瘋狂吐血。

  氣息瞬間萎靡下去。

  這片天空下最強的力量,權杖無法全部反震。

  “嗡!”

海皇緊握戰刀,想要再次爆發無法無天的力量,然而,戰刀卻是顫鳴,力量不斷潰散著。

  誅血魔神而遭遇的重創,讓得海皇難以快速恢復力量。

  “后面的棋局,就讓本座繼續吧。”

傲孤殤肅殺出聲,流光殺伐還在加劇,正欲沖破一切,誅殺葉塵。

  但就在這時,一道顯得茫然卻又興奮的聲音響徹。

  “好濃郁的死魂力量啊。”

  伴隨著這道聲音響徹,還有一道嘭的碎裂聲,隨即便有一道身影呼嘯而來,讓得所有人盡皆色變。

 
体彩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