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餓郎纏身:買個娘子生娃子 > 第1019章 誰笑到最后(23)
 獵場顯然已經被成王給掌控了。

    江鴻遠重傷墮入山下,他的人已經去尋了,其實就算是尋找不到也無所謂,就算是他福大命大能活著回來……他已經是皇帝了。

    江鴻遠能怎么辦?

    廣場中央,杜修竹被綁著,他中了軟骨散,如今得要人攙扶才能站立得起來。

    成王以勝利者的姿態走到他的面前,他抬手鉗制住成王的下巴,將他的頭抬起來。

    “我親愛的哥哥,瞧你這張臉,傾國傾城的……母妃的樣貌你繼承了八分。

    可惜啊。

    能樣貌再像母妃又如何?

    還不是被母妃當成狗一樣嫌棄!    想跟我爭?

    你也配?

    以為認了皇后當嫡母就能當上太子?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人家根本就沒將你當回事兒,不過把你當成江鴻遠的擋箭牌而已。

    你知不知道?

    段月華那個女人其實早就知道江鴻遠才是她的親兒子。

    否則怎么會跟皇帝聯合演那出戲……    杜修竹,要怪就怪命,你天生就是當狗的命!    先是給朕當狗,再是給段月華當狗,接著又給江鴻遠當狗!”

    “說完了?”

杜修竹冷冷地掃了他一眼,有氣無力地道。

    成王笑得直不起腰,仿佛自己剛才說的是一個驚天的大笑話。

    “你知道嗎,不管你們做出什么樣的努力,不管你們這么蹦跶……朕都當成戲來看,皇宮就是個蛐蛐兒籠,你們都是籠子里的蛐蛐兒。

    而朕則是那個逗蛐蛐兒的人!    杜修竹,念在我們是親兄弟的份兒上,朕給你個痛快。

    真是的,好好地當飛鷹所的督主不好么?

    非要當王爺。

    你也配!”

    “你從哪兒找的人圍攻獵場?”

杜修竹不接他的話茬,而是單刀直入地問,“我都要死了,你讓我死個明白。”

    成王聞言就坐在太監們搬來的椅子上,他雙肘撐著膝蓋,抬頭跟杜修竹對視:“龍尾山上的山匪。

    這幫山匪挺能耐的,竟然能調動京城附近的山匪,朕便給他們一個立功招安的機會!”

    杜修竹氣笑了:“那可都是山匪,周晏,你為了皇位簡直無所不用其極!你難道就不怕他們反咬一口?”

    成王輕蔑地道:“成王敗寇……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山匪怎么了?

山匪也是有追求的。

再說了,反噬……也要他們有這個能耐!    你看看,山匪不是好東西,如今正跟父皇的嫡系交戰,兩相消耗之下對朕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那北狄呢?

三洲慘案其實根本就是你的手筆!周晏,你將大周搞得烏煙瘴氣民不聊生,就是當上這個皇帝又能如何呢?

    一個破敗的江山到你手中,你以為你能安穩?”

    “朕的好哥哥,朕已經說過了。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等朕登基了,自然會揮兵出擊,將北狄趕去草原深處,再鏟除南蠻西戎。

    千古一帝,只有朕!    怎么樣?

    你滿意了么?

    你可以放心走了。

    放心,你還能再活一會兒,朕要讓你瞧一瞧朕被群臣求著當皇帝的場面,讓你死而無憾!”

    杜修竹沒有說話,他看著成王意氣風發地站在空曠的廣場上笑了半天。

    過了一會兒,一名太監匆匆小跑而來,他在成王面前停住腳步,躬身拱手:“王爺,大臣們想向王爺請命,請王爺登基為帝。”

    成王頷首:“把他們都請出來!”

    差不多了,山下的廝殺聲漸漸小了起來,也是時候了。

    眾臣紛紛從大營帳中走了出來,并在距離成王五米開外的地方跪下。

    由顧大人領頭:“國不能一日無君……微臣懇請成王殿下登基為帝!”

    “懇請成王殿下登基為帝!”

余下的眾臣紛紛匍匐在地。

    “殿下,陛下已逝,還請殿下節哀,請殿下登基為帝主持大局!”

    “既然卿家一致懇請孤王登基為帝,那孤王就如眾位卿家所愿,今后大周還有勞諸位卿家費心,諸位放心,朕一定會將諸位安全帶回京城。”

    “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臣高呼。

    “眾卿家平……”    “噗呲……”    正當成王意氣風發的時候,變故突現。

    一直站在他身側的畢云龍突然出手,將一柄匕首沒入他的胸腔。

    “為……”什么?

    為什么會這樣?

    師父為什么會殺他?

    他們的利益不是捆綁在一起的么?

    他以為小時候遇到師父是他這輩子的幸運,有了師父之后,皇位對他來說就唾手可得。

    師父真的是太厲害了,他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出入皇宮。

    那個時候他就想,有了師父的幫助,他將來不是不可以爭奪太子之位,甚至是皇位。

    是,他猜對了前半截,但卻猜錯了結局。

    成王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人死了,就再不可能知道為什么了。

    他直直地倒了下去,正好倒在杜修竹身前不遠處,那眼睛無聲地睜著,里面透著太多的不甘心。

    杜修竹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心情亦是十分復雜。

    這叫什么?

以為自己找了個強有力的無敵外援,但卻不曾想外援是無敵,是厲害,可這么厲害的人真就會屈居人下么?

    到底還是把他給殺了。

    這叫什么?

    養虎為患!    這個變故嚇壞了所有人,成王的死忠們見狀立刻殺向畢如意,可以他們一龍騰閣先前就潛進獵場的人也懂了。

    一場廝殺,成王的死忠們死了個干凈。

    眾臣:……    所以,笑到最后的這位是誰?

    畢云龍撩開帽兜,不少老臣見到他的相貌之后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秦王!    這是秦王!    “諸位,好久不見了,孤王甚是想念!”

秦王勾著唇,打量著這幫老臣,其中不乏當初周炆的幫手。

    也有當初效忠他的人。

    “王爺,王爺您還活著……太好了!”

有人反映快,聲淚俱下地表達自己的欣喜之情,秦王心中鄙夷,但如今他還是要用到這些大臣的時候,故而臉上并沒有表現出任何不耐。

    他從懷中掏出一份圣旨:“這是先帝遺旨,當初周炆狡詔上位,對本王趕盡殺絕,你們當眾一些人是知道真相的……” 
体彩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