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神醫毒妃 > 第1270章 皇后再給生個小皇子
 天和帝當然不同意,非但不同意,腳步還加快了。

宮人說要不用御攆吧,老皇帝不同意,非得自己跑得呼哧帶喘的,費老大勁跑到了昭仁宮,才到了宮門口正好看到他們家老九扶著走路直打晃的白蓁蓁出來,見了他還點點頭,說了句:“父皇來了,快去看看母后吧!父皇保重。”

然后再也沒說什么,架著媳婦兒走了。

    老皇帝擦了把汗,這怎么還讓他保重呢?

今兒這昭仁宮還能不能進了?

    腳步在昭仁宮門口是抬了放放了抬,若夕都急了,“皇上您還進不進了?

再不進皇后娘娘都睡著了。

您看九殿下和九王妃都走了,凌安郡主估計也走了,小公主被紅忘少爺哄著可能去休息了,現在就剩您了,您看您要是決定了不進,奴婢就叫人落宮門。”

    “進!朕進!進還不行嗎?”

老皇帝氣得直哆嗦,“也不知道這宮里到底誰是老大,她陳靜姝這么厲害,她怎么不去垂簾聽政啊!她干脆自己上朝當皇上得了!”

    “啪!”

一個空酒壇子甩了出來,老皇帝腿腳還算利索,躲了,但火氣也上來了,當時就扯開嗓子沖著里頭大喊:“陳靜姝你有毛病啊!派人把朕給叫來,朕還沒等進宮院呢你就摔酒壇子,你要是不想朕來朕馬上就走!”

    “趕緊滾蛋!”

陳皇后的聲音終于傳了來,有點兒飄,還有點兒大舌頭,明顯是喝多了。

    天和帝琢磨著他是男人,不能跟喝多了的女人計較,于是忍了又忍,再做了幾個深呼吸,終于邁開腳步走進了昭仁宮。

進來一瞧,他的皇后正一個人在殿里坐著呢,面前桌上的菜肴都還沒撒,可惜都已經涼了。

    “心情不好就不要把那幫孩子都放走,好歹有人陪著,熱鬧熱鬧多好。”

他挑了一個離陳皇后稍微遠的地方坐了下來,小心翼翼,察言觀色,怕的就是這女人突然發瘋,再扔個碗啊碟啊什么的。

挺巧,坐的是七皇子的位置。

    陳皇后瞪了他一眼,冷哼,“不放他們走?

不放他們走留他們在本宮面前你儂我儂的?

本宮活是不活了?

一個一個都有人陪,就連老七都進來陪白家三丫頭,合著就本宮一個沒人要的?

本宮把他們都給趕走了,你也給我滾蛋,不想看見你。”

    老皇帝皺眉,“剛來就讓朕滾蛋?

那不是白來了?

行了行了,挺大歲數的人了還跟小孩子置氣,他們才多大?

你像他們那個年紀,不也一樣么。”

    “什么一樣?

一樣什么?”

陳皇后氣瘋了,砰砰拍桌子,“我像她們那么大的時候在家里學禮儀,大門不讓出二門不讓邁。

再大一些就直接嫁進了宮里,當了你的皇后。

呵,當時可真是風光啊,封后大典,萬眾朝拜,可是那有什么用?

我一天一天的見不著我的夫君,我的夫君有寵妃,有愛嬪,每月十五才能輪著我一回。

我成什么了?

我都不如外頭府里的一個通房丫鬟!人前還得陪著笑,還得跟你演夫妻恩愛,還得做出一副母儀天下的大氣模樣,事實上我宰了你的心都有。

君厲我告訴你,老娘忍了你幾十年,現在不想忍了,咱們和離!”

    老皇帝心里也有氣,“合著這么些年恩愛樣子都是你裝出來的啊?

還著你還想宰了朕?

你這是弒君知不知道?

是要被誅九族的。”

    “愛誅誰誅誰,你是皇帝,誰管得了你啊!”

陳皇后越說越氣,“恩愛不是裝出來的還能是怎么來的?

你敢說你心里有我?”

    “我心里沒你能讓你當皇后嗎?

陳靜姝你講不講理?

朕當年可是力排眾議讓你當的皇后,當時想做皇后的人有多少你自己心里就沒個數?”

他也越說越來氣,“陳靜姝啊陳靜姝,這些年要不是朕縱著你,你以為你能發展到今日拍著桌子跟朕叫板?

朕年輕那會兒是有寵妃,可朕是皇帝,幾千年來皇帝就是這么過來的,再說,誰還沒個年輕時候?

你再看看現在,朕除了到你這兒來,還去別的地方嗎?”

    “你荒廢后宮也不是因為我啊!君厲你要點兒臉行嗎?”

陳皇后真急眼了,“為何荒廢后宮,為何再也不沾那些女人,因為什么你自己心里也沒數嗎?

那是因為我嗎?”

她擺擺手,“我不想同你說這些,畢竟還有凜兒和楚兒呢,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你趕緊走吧,我真不想看見你,看見你就來氣。”

    老皇帝嘆氣,這女人喝多了真是麻煩,“你叫朕來,朕這都來了,就別生氣了。”

再麻煩也是自己的女人,還是女人堆兒里的老大,不哄哄說不過去。

    可是陳皇后不領這個情,她告訴老皇帝:“來晚了,跟沒來沒有區別,趕緊走。”

    老皇帝有點兒上火,“這來也不行不來也不行,你這女人也太難伺候了。”

    “那你就伺候男人去,別跟本宮這兒礙眼!”

    “不是,咱倆誰是皇上?”

    “你,你是皇上。”

    “那你怎么敢這樣對朕說話?

一次兩次朕忍了,你還沒完沒了了?”

    “我就這樣,你愛聽不聽愛受不受。”

陳皇后又是冷哼,“君厲我告訴你,別以為你是皇帝你就能騎到我的頭上,我陳靜姝偏不信你這個邪。

需要你的時候你不知道擱哪待著,用不著你了你跑我眼巴前兒晃悠來了,真是,天下女人嫁誰也不要嫁給皇帝,誰嫁誰憋屈!”

    “瘋婆子!簡直就是個瘋婆子!”

老皇帝站了起來,也開始拍桌子,一聲比一聲響,“女人這個樣子最難看,朕最煩的就是女人這個樣子!”

    “那你就別看啊!咱們和離啊!反正你心里頭裝著的人也不是我,我瘋與不瘋,好看也不好看,跟你都沒有什么關系的。”

    “你什么意思?

一次又一次把和離掛嘴邊上,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這女人是要造反啊!    “什么我什么意思?

我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女為悅己者容,你悅我嗎?

你根本就沒看上我,那我憑什么要好看給你看?”

    “那你這一天天的好看給誰看呢?”

老皇帝哆哆嗦嗦地指著陳皇后那張年輕的臉,“有本事你把阿染給你的藥停了,有本事你一直像以前那么老啊!”

    “我以前先老嗎?

我比你小十幾二十歲,你居然好意思嫌我老?

我偏不停藥,我給我自己看,我天天照鏡子,自己看自己我就高興。

下回你再我就戴面紗,咱們老死別見。”

    “鬼愿意見你啊!”

老皇帝暴怒。

    陳皇后更暴:“對!我給鬼看也不給你看!”

    老皇帝摩拳擦掌,“反了你了,真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朕怎么就娶了你這么個兇后。

我算是明白凜兒那個不講理的勁兒是隨誰了,合著都是隨了你。

陳靜姝,朕今兒非教訓教訓你不可,否則你這女人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老皇帝擼起袖子繞過桌子就往前走,陳皇后起身,步步后退,“你,你要干什么?

你別過來,我要跟你和離,你不能打我,皇上打皇后會被天下人恥笑,打女人的男人沒出息……”    殿內的宮人一看這是要出事,皇上真要動手了,于是蜂擁著上來勸架:“娘娘喝多了,皇上您千萬別生氣,明兒酒醒了娘娘一準兒跟您賠罪,您別生氣啊,娘娘真喝多了。”

    老皇帝怒哼:“朕也喝多了!”

說完,隨手抓起桌上還沒收的半壇子酒就往嘴里倒。

    陳皇后想喝,被老皇帝一把就給抓了回來。

    宮人們見也勸不了,便也不勸了,反正這樣的架打了一回又一回,也沒見皇后娘娘真吃過虧。

于是紛紛出了大殿,關了殿門,留了帝后二人在屋里慢慢吵。

    兩人果然又吵了一會兒,大概一盞茶的工夫,然后就沒動靜了。

宮人們覺得這個路子不對,以往都是大吵一頓過后皇上摔門跑路,今兒怎么這么半天沒出來,還沒動靜了?

    該不會是皇上把皇后給打死了吧?

    眾人大驚,干脆把殿門打開一道縫仔細去聽。

就聽到里頭有陳皇后的聲音打著顫傳來:“多少年都沒這樣了,你現在好意思嗎?”

    老皇帝答:“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

你是朕的皇后是朕的正妻,朕寵幸正妻誰敢說什么?”

    “可是已經有好多年都沒有……”    “現在開始往回補也不晚!”

    后面的就再沒法聽了,宮人們一臉驚悚地把殿門重新給關了起來,一個個面面相覷。

    這怎么打著打著打到榻上去了呢?

皇上寵幸皇后娘娘?

多少年沒有過的事情了。

雖然皇上也總是到昭仁宮來,但是一到晚上就跑路,好不容易留宿了,兩人也是一個睡東殿一個睡西殿,,從來誰也不挨著誰。

今兒這是怎么了?

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

    不對,這是晚上,沒太陽,那這事兒就是真的。

    人們開始琢磨:“要不要報備敬事房記檔啊?”

    有人搖頭,“報敬事房記檔那是從前的事了,是為了謹慎皇嗣,現在皇上皇后都這個歲數了,跟皇嗣也不挨著了,敬事房早都關門大吉了,報給誰啊?”

    “不報嗎?

可是皇上雖然老了,但皇后娘娘還年輕著,這萬一再來個小公主或是小皇子……” 
体彩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