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網游動漫 > 四重分裂 > 第五百二十四章:科爾多瓦要尋仇
    在一段兒有點疼的小插曲過后,墨檀便用了十幾分鐘的時間簡單向科爾多瓦概述了一遍自己游戲前期的故事,從馬紹爾領的疊巖城征兵開始,再到芬里爾小隊去火爪領執行任務,并在這個過程中遭遇了灰蛇班內,最終在獲悉了奴隸貿易的詳情后除了兩個玩家之外皆被殺死,芬里爾小隊除名……

    再后來,雙葉便留在紫羅蘭帝國與火爪配合,墨檀則北上尋找火焱陽想要得到圣山支援,又因為和語宸匯合陰差陽錯地被卷入了米莎郡事件。

    “你這幾個月過的還真是充實啊。”

    科爾多瓦看不出表情地瞥了墨檀一眼,然后用力捏了捏拳頭:“不過那個巴菲?馬紹爾真心該死,再加上那位雙葉姑娘目測是單身,看來我確實有必要跑一趟紫羅蘭帝國了。”

    墨檀干笑了兩聲,攤手道:“我建議你最好不要去招惹那姑娘,有可能被玩死。”

    之前就從墨檀口中聽說過這些事的語宸看上去還算冷靜,但還是有些不安地擺弄著衣角,低聲道:“要是圣教聯合能幫忙就好了,奴隸貿易什么的,真是太過分了……”

    “別琢磨了。”

    科爾多瓦撇了撇嘴,一臉不爽地說道:“要知道兩位圣女在圣域范圍內拼死拼活的時候他們都沒提供多少援助,圣山蘇米爾那邊都跟邪神信徒掐幾十天了都沒見圣教聯合正式出兵,去幫紫羅蘭平定內亂誅殺反賊這種事簡直想都不要想。”

    墨檀也微微頷首,輕聲道:“不僅如此,就算圣教想要幫忙,也有足夠的執行力,紫羅蘭帝國本身也未必愿意讓前者干涉自己的內政,不過你們也不用太擔心,據雙葉告訴我的情報看來,馬紹爾家族已經被逼到了絕路,要是不出意外的話,在多個領主的聯合討伐下,戰敗只是時間問題而已,所以就算科爾多瓦你不去其實也沒……”

    “不,我必須得去。”

    科爾多瓦卻是搖了搖頭,露出了一個頗為猙獰的笑容:“老子跟馬紹爾家族還有筆賬要算呢。”

    墨檀和語宸皆是一愣,異口同聲道:“你跟他們有什么賬?”

    “呵呵……”

    面前的符文壯漢詭異地笑了笑,意味深長地向墨檀問道:“你真的不知道么?”

    墨檀:???

    “唉,我應該跟你們說過吧,在我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之前,在這個游戲里的體驗一直都不是很好。”科爾多瓦悵然地嘆了口氣,沉聲道:“我第一次進游戲的時候,是一個名叫科爾多瓦的人類,比現在這個德行帥多了,跟咱在現實中簡直一模一樣,然后在做引導任務時……被卷入了一場莫名其妙的斗毆,只玩了十五分鐘不到就死了。”

    這確實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墨檀和語宸在過年那會兒已經聽這哥們兒講過好幾遍了,但兩人都十分貼心地沒有打斷他。

    “不過玩游戲嘛,死傷那么一兩次簡直太正常了,所以我并沒有氣餒,而是立刻新建了一個角色。”

    科爾多瓦風輕云淡地講述著,面色無喜無悲:“第二次,我變成了一只沙地精,說實話我當時特別想刪號來著,但因為我是那個族群的王者,周圍有很多崇拜并相信著我的同族,所以我還是忍了,在那之后,我跟一個神秘人做了個交易,說是去襲擊一個什么勞什子商隊,因為對方告訴我目標防御薄弱且我們還有外援的原因,再加上那個任務的獎勵真心很不錯,我就答應了,再然后……帶著組人沖鋒的我就被一個自稱二隊長的蜥蜴人爆了頭,聽到的最后一句話就是‘吃老子的伊達里火槍’。”

    語宸的目光已經從茫然變成了同情,這姑娘屬于你跟她講十遍同一個故事,她就會乖乖地被感動十遍的那種女孩……

    而墨檀的表情則逐漸開始變得古怪了起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非常需要在意的事,并感到了些許蛋疼。

    “第三次……”

    科爾多瓦還在繼續,語氣古井無波:“我又變成了一個人類,出現在了一座城中,然后那個城就莫名其妙地被屠掉了,當然,我也沒能幸免。”

    他自嘲地笑了笑。

    兩位聽眾都下意識地咽了下口水。

    “第四次,我變成了一個士兵,一個隸屬疊巖城馬紹爾自治軍,燃點小隊的一名普通士兵,過了幾天安穩日子。”

    科爾多瓦走上前拍了拍墨檀的肩膀,搖頭道:“當時我咋就沒在軍營里看見你呢……”

    “啊!”

    語宸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嘴,特別震驚地看著兩人:“你們竟然是戰友!”

    說實話,在此情此景下,如果刪掉音軌消掉字幕的話,那她要是來上一句‘你們竟然是GAY’絕對毫無違和感。

    “沒錯,是戰友不過隸屬不同的小隊。”

    科爾多瓦沉痛地看著墨檀,咬牙道:“剛才聽你說完后我終于想起來了,墨檀,你就是在我們小隊全滅,老子重傷瀕死之后才沖過來打算給我加血的牧師吧?”

    墨檀汗都下了來了,他僵硬地點了點頭:“那個遺言是‘游戲體驗極差’的戰士就是你啊?”

    “就特么是我啊!”

    科爾多瓦忽然咆哮了一聲,按著墨檀的肩膀用力晃來晃去:“是~我~啊~!”

    語宸見科爾多瓦都快把墨檀的腦袋晃出殘影了,立刻慌慌張張地說道:“那個,墨檀當時應該也是想救小雨同學吧?”

    “嗯……但還是覺得好不爽啊……”

    科爾多瓦頹然地放開了墨檀,長嘆道:“你要是早來半分鐘我都不至于撲街在那兒啊。”

    墨檀干笑了兩聲,撓著頭發頗為心虛地說道:“那啥,你往好的方面想一想,我當時要是把你救回來了,你現在還能位列排行榜前面,成為萬千少女憧憬的科爾多瓦大佬嗎?”

    語宸歪過腦袋,罕見地翻了個小白眼。

    “臥槽你說的有道理啊。”

    結果科爾多瓦竟然一拍大腿,恍然道:“那我還得謝謝你的不救之恩啊。”

    “客氣客氣~”

    “謝謝謝謝!”

    “應該的應該的~”

    “神特么應該的……”

    科爾多瓦垂頭喪氣地坐在桌子上,托著腮幫子說道:“現在知道了吧,當時可以說就是那個馬紹爾領主間接害死我們的,燃點小隊的任務就是去‘營救’某個人,現在想來,我們當時的那個隊長應該是知情者,只是他沒想到會碰到火爪的士兵,結果被打飛了狗腦子……嗯,我們整個小隊都被打飛了狗腦子。”

    墨檀瞥了他一眼:“你生火爪的氣嗎?”

    “呵,這要是在現實里,甭管是誰因為什么原因弄死的老子,老子都詛咒他全家。”科爾多瓦懶洋洋地回了一句,攤手道:“不過這里畢竟是游戲嘛,而且我也死習慣了,換位思考一下,火爪對付馬紹爾這些渣滓的理由完全站得住腳,從道義上來說,我們去營救那個人渣的行為才是助紂為虐,被殺也是活該,所以這筆賬就算在馬紹爾身上好了。”

    語宸頗為崇敬地看著科爾多瓦,輕聲道:“小雨同學好明事理。”

    “因為這是游戲啊,語宸同學。”

    科爾多瓦站起身來晃了晃膀子,莞爾道:“雖然咱們無罪之界里死掉就等于刪號重來,但終究還是有第二次……第三次……第無數次機會的,或許有人會在意自己的裝備、等級什么的,但我還不至于那么膚淺。”

    “其實只是因為你當時等級低沒裝備吧,簡單來說就是死了也沒啥損失……”

    墨檀悠悠地在旁邊說了一句。

    “你特么!”

    “要是你身上有一兩件史詩裝備啥的,被殺掉之后還能這么淡定嗎?”

    “那必然不能!”

    科爾多瓦斷然給出了回答,然后邁著八字步向門外走去:“反正不管怎么說,我已經決定去紫羅蘭帝國走一趟了,這就出發,夏蓮那邊你們幫忙打個招呼吧,還有,你們關的那個天啟之影我肯定得如實告訴天柱山那些人,雖然不知道他們會不會來交涉要人什么的,但多做點準備總是好的,而且那怪物留在這兒也沒什么用,反倒是個隱患。”

    “嗯嗯,我會告訴圣女姐姐的!”

    語宸用力點了點頭,然后有些好奇地叫住科爾多瓦:“那個,小雨同學,我記得你是掛掉五次之后才變得……這么厲害的吧,那第五次是怎么……”

    她確實有些好奇,雖然科爾多瓦過年時說過一遍,當語宸當時正好在打電話跟母親報平安,所以錯過了對方光榮的第五次陣亡,著實遺憾。

    “第五次啊……”

    科爾多瓦腳步一頓,沉聲道:“有個瘋子把我捅死了,那混蛋也是我必須得算賬的人,要是有哪天被我撞見了,老子非得把他的SHI打出來!”

    說罷便大步流星地離開了……

    墨檀突然一個激靈,大聲道:“等會兒!其實紫羅蘭帝國也沒什么好的,你要不再考慮考……”

    然而科爾多瓦已經走遠了。

    【我可是一點兒都不想被你打出SHI來啊……】

    墨檀有些糾結地想著,然后一個勁兒地希望科爾多瓦不會撞見自己,因為把【百態】囑托給了留在薩拉穆恩的小艾,所以‘檀莫’現在的模樣可是與嫩死科爾多瓦那會兒一模一樣的,這要是被抓個正著,憑自己(在無論什么狀態下)的戰斗力完全就是被按在地上錘的節奏,絕無意外!

    但是……

    ……

    游戲時間PM21:35

    紫羅蘭帝國,侯賽因領南境

    【但是為什么要乖乖地陪他硬碰硬呢~】

    墨檀無比愜意地坐在一輛頗為華麗的馬車中,靠著軟墊吃著水果憋著壞水,開心得不得了。

    “呵,快了,就快了。”

    他隨手掀開了簾子,看著窗外那秩序井然軍隊、一望無際陣列、密密麻麻戰士、燈火通明的營地、亂七八糟的戰旗,慵懶地往嘴里塞了顆又酸又澀的青色果子,痛快地打了個哆嗦,玩味地笑了起來:“紫羅蘭、鄧蒂斯、巴洛卡、侯賽因、費爾南……這些被緊急召集起來的軍隊雖然數量并不算太多,但質量和總數也都算可觀,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干掉‘只知道販奴斂財’的馬紹爾家族簡直不要太輕松啊,你說是不是?”

    與此同時,墨檀面前的空氣微微扭曲,一個身材嬌小的可愛少女出現在他對面,懶洋洋地問道:“你是怎么發現我的?”

    這位不速之客自然是雙葉。

    “我并沒有發現你,噗~”

    墨檀癡癡地笑了起來,然后把嘴里的果核吐到窗外,眨眼道:“事實上,我只是在每次自言自語的最后,都加上一句‘你說是不是’,結果這次剛好逮到了你而已。”

    雙葉伸出中指扶了扶鏡框,隨口道:“你剛才話中有話啊。”

    “或許吧,如果跑來竊玉偷香的并不是你,那么我剛才那些意味深長、若有所指、有恃無恐、特別牛逼的言論多少會起到點作用。”墨檀咂了咂嘴,瞥了雙葉一眼:“結果……好像是拋媚眼給瞎子看咯。”

    雙葉隨手抓起一個蘋果啃了一口,慫著小肩膀口齒不清地說道:“首先,雖然我戴眼鏡,但這并不代表我瞎;其次,請不要亂用成語,你把竊玉偷香這種形容用在自己身上真心很讓人倒胃口;最后,至少我在這里的時候,你可以不用那么警惕,如果有人監視的話我會第一時間發現。”

    “好吧,既然如此的話,那咱們不妨就聊聊正事兒~”

    墨檀隨手拉上了車簾,身體微微前傾,十指交叉擺了個碇司令的造型:“我想知道你那位女朋友的精銳軍團還要多久才能跟大部隊匯合,還是就是,你覺得我們那些天真的‘朋友’會企圖通過什么方式干掉老克萊沃?”

    雙葉挑了挑眉:“愛米琳和她的人還有一天半左右抵達這里,至于匯合的話,大概三天吧,至于第二個問題……呵,那很重要么,在我們有所防范的情況下,那些人的動手方式很重要么?”

    “當然很重要。”

    墨檀狡黠地笑了笑,眼中閃過了一抹瘋狂之色……

    “如果他們能想出些高端……或者別拙劣到太惡心的手法,我完全可以考慮幫他們一把。”

     

    第五百二十四章:終
体彩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