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從超神學院開始的穿越日常 > 第1391章 天道塔傳說!
    “烈陽與辰月本來就是一體,帝臨,你回去吧。”

    云霄城外,烈陽王帝乾看向帝臨,面色平靜。

    在他身后,護國大將軍潘烈領著八百烈陽護衛站立,氣勢磅礴。

    帝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他目光復雜的看向帝乾,冷聲道:

    “帝乾,自古成王敗寇,一將功成萬骨枯。你放了我,我也不會感激你。”

    “我不要你的感激,帝臨,你忘記了嗎?我們曾經是兄弟。”帝乾說道。

    從未繼承王位開始,他們只是無憂的少年,意氣風發,肝膽相照。

    只是后來,一切都變了!

    帝臨沒有想到這時候帝乾居然會說出這一番話來。

    是啊,遙想當年,他們也是兄弟啊!

    只是一個心在烈陽,一個心在辰月,不知不覺分道揚鑣。

    “都說皇家無情,薄情寡義。帝乾,你還真是幼稚天真。”

    帝臨冷冷丟了一句,隨后帶著辰月殘部離開云霄城。

    帝乾看著帝臨離去的背影,忍不住道:

    “帝臨,小心天狼之主!”

    ……

    烈陽皇宮。

    “拜見神使大人!”

    烈陽王帝乾率領當朝文武百官一起向許易行禮,儼然已經將其當成烈陽天神行走世間的代言人。

    “不用如此行禮,其實我也不是你們說的什么神使,勉強算個神吧。”

    許易低調地說道,擺擺手,示意眾人不必客氣。

    帝乾,潘烈,以及文官之首王太師三人相視一眼,彼此心照不宣,卻又無奈。

    帝妃公主站在后面,神情有些猶豫以及復雜。

    想說什么,但又難以啟齒!

    “若無神使相助,恐怕我烈陽族必然遭受劫難。”烈陽王帝乾說道。

    “是啊,大人。如果沒有你的話,在烈陽森林,我,公主殿下恐怕已經遭到不測。”潘烈說道。

    “潘將軍已經和本王說過了那件事,如此神使,更應該值得敬拜。”帝乾說道。

    許易看著帝乾一副執意報恩的樣子,想推脫是推脫不了的,又瞥見帝妃那糾結的可愛模樣,玩心大起,于是說道:

    “你們烈陽族還缺不缺駙馬?”

    “啥?”帝乾突然一下沒反應過來,懵逼了。

    “呀!”

    帝妃雖然站在后方,但是注意力一直都在前面。

    許易的話也沒藏著掖著,自然聽得非常清楚,臉色“刷”一下通紅,心跳“嘭嘭”地和小露一樣亂撞。

    實在沒有想到這個無禮的男人竟然會當著文武百官以及她父王的面前問出這么羞人的問題。

    “哈哈!”

    “開玩笑的!”許易又說道。

    “呵呵!”帝乾也笑了,不過目光放在女兒身上,卻多了一些其它情緒。

    潘烈和王太師默契的臉色崩緊,什么都沒聽到,什么也不會說。

    ……

    天狼部落。

    一處陰暗的山谷里,空氣里彌漫著灰暗的氣流,時時陰風陣陣,傳來鬼哭狼嚎之音。

    山谷中央,矗立一座體型足有數十丈大小的石象。

    周圍一根根黑色的石柱依次立在那兒,呈圓形,每一根石柱表面銘刻著極為古老的符文,以及一道弧形凹槽。

    這些凹槽里,猩紅色的液體滾滾流動,不斷向著中央石像匯聚,一點一滴的融入龐大石像內部。

    石像的前端,天狼之主狼滅帶著數百狼人虔誠的膜拜,似乎在進行某種儀式。

    而這石像的身份呼之欲出,正是他們的圖騰神邸,狼神。

    這石像里的狼神擁有三顆碩大可怖的頭顱,兇相畢露,似乎欲擇人而噬一樣。

    面對它,幾乎源自于生物的本能一樣顫抖,恐懼。

    仿佛它就是那恐懼之源,稍有不慎就會被其撕成碎片。

    最為可怕的是狼神石像的眼睛,猩紅色滅,如同活物一樣像是在凝視深不可測的無盡深淵。

    “偉大的狼神,請您保佑您的子民,賜予我們力量,撕碎一切的敵人!”

    一遍遍的祈禱,一遍遍對著沒有生命跡象的石像祈禱。

    狼滅以及他的狼人軍團似乎樂此不疲!

    空曠枯寂的山谷,除了那空氣里游動的一縷縷黑色氣流,剩下的只有近乎妖異的禱告語。

    ……

    辰月部落。

    辰月王帝臨剛回部族,族里的大祭司就迅速趕來,激動地說道:

    “王,偉大的月神顯化神跡啦!”

    “什么!”帝臨面露錯愕之色,不過隨之還是立即恢復平靜。

    月神潭,自上古遺留至今,已經有數不清的年月。

    自辰月部落誕生起,它就一直存在,不枯不竭,亙古長存。

    對于月神的信仰是源自于骨子里,血脈里的。

    可以說,對于辰月人而言,月神便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就好像烈陽天神對于烈陽族而言,都是同樣的道理,獨一無二,無可替代。

    此刻,辰月部落的圣地,月神潭,月神留下的遺跡,終于在今世顯化神跡。

    遠遠看去,那一汪幽幽清澈晶瑩的寒潭表面,縷縷白霧升騰起來,來回擺動。

    清風吹來,潭面掀起了一點點波瀾,只見一輪皎潔的神月出現在潭底,靜靜散發著溫潤的光華。

    要知道這還是白天,但在潭底卻倒映神月投影!

    對于辰月部落而言,這不是神跡而言,又是什么?

    帝臨站在潭邊,他看著潭底的月亮,一縷縷月華從水面折射而出映照在他的身體表面上。

    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涌現在心底,一種奇異的蛻變在潛移默化的進行。

    不止是帝臨,被月神光華照耀的辰月部族人,都有這么一絲奇妙的感覺。

    一種生命的蛻變,一種遠古的復蘇就在這古老的部落緩緩進行。

    ……

    烈陽族。

    當烈陽王帝乾說單獨和自己講些話的時候,許易是有些意外的?

    難不成他的戲言,這位王竟然當了真?

    不過很快許易就把這個荒唐的念頭給拋棄了,因為這和他想的想差十萬八千里。

    “神使,請。”

    烈陽王帝乾在前面領路,甚至是潘烈都沒有跟隨。

    隨著步伐前進,許易感覺似乎正在偏離云霄城的軌跡,朝著一個神秘的地方前往。

    “烈陽王,我們這是去哪?”許易問道。

    “這里是烈陽族的圣地外圍,我們去的地方名為天道塔。”帝乾說道。

    “天道塔?”

    許易感應了一下,什么都沒有。自從他來到云霄城后就沒有見到天道塔,或許是因為時間線的緣故,天道塔還沒有鑄造。

    但眼前,帝乾所言,明顯烈陽與已經有了天道塔,而他卻感應不到。

    事有蹊蹺!

    
体彩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