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神醫下套之佳人太能逃 > 三十二章 熟人2
    從來到這個世界開始,葉忻沫幾個月來都是待在那與世隔絕的無憂山莊中,所以對于外面的世界難免是會覺得好奇的。』Ω文』學迷Ww W.ㄟWenXUEMi.COM悠悠地去離客棧不遠的范圍內四處轉了轉,她還是很識相地回去了。再怎么說,她現在的身份,也只是個下人罷了,這挑戰主子權威的事情,還是不要做比較明智。

    走到離客棧門口不遠的地方,她腳下的步子不自覺地緩緩慢了下來。走近感覺到里面似乎沒有什么異樣,她才跨步走了進去。腳剛踩到客棧里面的地面上,她馬上就后悔自己不該回來得這么早了。

    偌大大堂中一隅處的飯桌上布滿了精致的珍饌,一男一女坐在桌前用著膳。男子神色恬淡,動作慢條斯理;女子嘴角噙著淺笑,舉手投足間盡是優雅從容。這樣一幅美好的畫面,怎么看怎么覺得無比和諧,葉忻沫怕自己要是再往前走一步,就會破壞了這畫面的美好。

    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不遠處的纖柔身影,司空敏慧對著一直不大搭理自己的易水寒眨眨眼。“她是誰?”

    聞言,易水寒微微側過頭去看了一眼葉忻沫的方向,然后便轉回后繼續用飯。

    司空敏慧也沒再追問,只不過放下了筷子,雙手托著下巴笑吟吟地盯著他。

    “……”

    半餉過后——

    “水柔的朋友。”易水寒還是在司空敏慧的視線下妥協了。

    “呿!”司空敏慧不以為然地啐了一聲。“那丫頭的朋友怎么可能會跟你一道來啊。”明媚的雙眸中閃過一絲狡黠,司空敏慧笑著道:“易大哥,我最近又新學了一曲子,等回王府了我就可以天天弾給你聽了,你一定要好好聽聽,給我點評點評啊。”她特地將“天天”二字咬字咬得特別重。

    易水寒的面色一滯,俊秀的臉上生起了一絲皸裂的痕跡。

    剛巧從廚房端來剛出鍋的肉湯的綠衣女子剛巧聽到司空敏慧的話,身子一抖,端著端盤的手也隨之一顫。穩了穩身子,她連忙快步將手中的東西往桌子上一放,就苦著臉急急地對著司空敏慧問道:“郡……郡主,您回去又要彈琴了?這次您要弾幾天啊?”

    司空敏慧的柳眉一挑,“這個……當然是要看我的心情了,綠兒你也知道,本郡主心情一不好,就會郁結在心,一郁結在心呢,就會想泄,每次想泄了,我就會想彈琴了。”

    聽到她的話,綠兒立馬白了一張小臉,連雙腿都在不爭氣地著顫。她們家郡主是出了名的善良、有人情味、不驕縱。但是,也是出了名的愛記仇,能折騰。而且,她的琴技,可絕對是揚名萬里啊。別人家的公子小姐彈起琴來,那琴聲怎么樣也算悠揚婉轉。但她們郡主的琴聲絕對能稱得上是“魔音穿耳”啊,說得夸張一點,郡主只要一彈琴,以王府為中心的方圓百里內絕對會導致那些小動物四處逃竄,府里那些“深受其害”的下人也會被折騰得眼圈烏黑,靈魂出竅的。

    現在,光是知道郡主有回去要折騰的打算,綠兒就覺得自己的雙耳已經在嗡嗡作響了。她悄悄轉眸看向面色也不如從前那般平淡的易水寒,用帶著懇求的目光欲哭無淚地看了他好幾眼后,才將托盤上的湯端放到桌面上,用虛軟無力雙腿走開了。嗚嗚,她不要跟她們郡主回府了啦!

    將綠兒的一舉一動全都看在眼里,司空敏慧的笑容更是明媚了。“呵呵,這丫頭的反應實在是太有趣了。”睨了一眼葉忻沫之前站著的位置,她漫不經心地開口:“看來人家不知道在什么時候都已經走開了呢,不過話說回來,易大哥你到底愿不愿意滿足一下我小小的好奇心呢?”她笑著眨眼。

    不著痕跡地嘆出一口氣,易水寒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問水柔去。”語畢,他便起身離開了。

    認識易水寒好幾年了,他那在平淡無波之下的無奈她絕對還是能聽得出來的。看著易水寒用過的碗中剩下的半碗米飯,司空敏慧還是笑得很開心地咕噥道:“要看到你吃癟還真是難啊。”

    要逗的對象不在了,一個人吃飯也沒什么意思,司空敏慧慵懶地起身,喃喃道:“要讓我去問水柔那丫頭,我還不得被憋死啊。正主都在了,當然是要去問正主了。”

    另一邊,剛被客棧的小二領到休息的房間的葉忻沫忽地覺得背上一涼。抱了抱手臂,她心忖著要不要去加件衣服,免得這對自己來說還不算得上是合格體質的身子感冒了。

    “嗑嗑嗑。”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葉忻沫走上前去打開了門,房門外,一位紅衣女子站在那兒,巧笑倩兮,明艷動人。“葉姑娘,我可以進來嗎?”

    看到來人,葉忻沫一愣,壓下了心中微微的驚訝,笑著側開身道:“請進。”

    走到房內,司空敏慧看到桌上擺著飯菜,似乎已經被動過了。“葉姑娘,沒想到我來的不是時候,打擾到你用膳了。”

    葉忻沫看了一眼沒動過多少的飯菜,淡笑著道:“沒有的事,我已經吃好了,只是還未來得及收拾罷了。”語氣一頓,她指了指離飯桌不遠處的靠椅。“姑娘請坐吧。”

    輕頷螓,司空敏慧走到那張椅子前坐了下去。爾后,她微仰起頭,看著正在倒茶水的葉忻沫開始自我介紹:“我叫司空敏慧,是易大哥的朋友。”

    聞言,葉忻沫恍然一笑。原來這姑娘來意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份啊,一進來就直奔目的,夠直接,她喜歡。于是,她也直接地回道:“我叫葉忻沫,是水柔的朋友。”

    “你真的是那丫頭的朋友?”提高了幾個度的疑惑聲。

    見對方似乎有點驚訝的樣子,葉忻沫走上前將沏好的一杯茶遞給司空敏慧。待司空敏慧接過去后,她便坐到了與司空敏慧隔著一個小茶幾的椅子上。坐定之后,她才開口,說的內容卻不是給對方的回答。“從姑娘的話中稱水柔為‘丫頭’,想必事實上和水柔之間的聯系是更加緊密一些的吧?”

    司空敏慧點點頭,“那是自然的了。”語畢,她又囁嚅道:“除了水柔那個妹妹,對那塊木頭來說,能和他聯系緊密的人還沒出生呢。”
体彩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