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斗戰狂少 > 第666章 結局了吧
    “萱萱,你覺著這樣的玩笑有意思么?”孫思逸摟著蕭雨萱鐘海市最豪華,最頂樓的總統套房里,摟著蕭雨萱,看著窗外的風景,俯頭在她耳邊,輕咬著白如玉的耳垂。

    “你是什么時候現的?”蕭雨萱嘟了嘟嘴,顯然自己策劃了這么久的一切,一點兒也沒將孫思逸嚇到,有些懊惱。

    “從你這小丫頭一點兒也不緊張,相反的,生怕我們太過緊張,還一直猶豫著要不要把實情告訴我們的時候開始。”孫思逸眨了眨眼睛,笑道,這是一方面,當然,另一方面,是他沒有感覺到危險來臨時的預知畫面,所以,他確信,這次包圍埋伏,對他們沒有什么太大的危險。“想不到你們蕭家的歡迎儀式,還真,別具一格。”

    “那當然嘍,你以為人人都能做我的男人啊?沒點膽量,那怎么行?”蕭雨萱顯然對之前孫思逸一直護著她的事情,很感動。

    “對了,他們不會難為我的朋友吧?”孫思逸盡管知道不會,卻還是有些不放心,畢竟兩方的身份相差太多。

    “你這個頭目都住著總統套房,摟著龍騰第一大美女呢,你還擔心什么?不正如你所說的么,他們在龍騰境內又沒犯什么事兒,還幫著我爸抓獲了好多國際上的罪犯,一下子就在國際上提升了我們龍騰的影響力,感謝你們還來不及呢,為什么要為難你們?”蕭雨萱反問道,顯然這些天她通過父親那兒,也了解到了孫思逸的一些信息。

    知道他的一些可能行為,也確定他并沒有做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兒,懲治的,也都是一些窮兇極惡的罪犯,雖然手段有些……不過那都不是在龍騰法律的管轄范圍內,況且也沒有任何直接或間接的證據。

    加上半月前,弄丟孫思逸的外婆,前田優衣忽然乘坐直升飛機逃到了凌家莊園,請求他們的庇護,并同時讓他們不要傷害自己的孫子,并將這個正被他們通緝的孫思逸,就是他們所找的那個孫思逸的實情說了出來。

    原來,前田優衣在十多年前,曾被一個跟在井上泉身邊的醫師,借以檢查身體為由,給用一種秘術洗腦催眠了,心里被種下了一顆仇恨跟報復的種子,直到不久前才在親信的幫助恢復,逃了出來,從十多年前,把孫思逸從凌家莊園接走開始,就已經不再是她的本人意愿了。

    并把她知道的所有有關于伊賀的情況,孫思逸到底現在是個什么狀況,以及井上泉的目的告訴了凌家等人,在凌家醫生,國安局等方面的權威專家對前田優衣進行了檢查,腦部分析,確實了她的話,還有凌雪琴等人在這之前的現,更加確信了孫思逸的身份,這才有了今晚這一幕。

    當然,今天出現的,就只有她的父親,凌家孫家的人,都只是在遠程用視頻看著,因為按前田優衣的說法,還有孫思逸的現狀來看,孫思逸估計也遭受到了什么洗腦,完全不記得以前的事情,再加上他如今的行為,跟腦科專家方面的建議,他們選擇了順其自然。

    而這種順其自然的方式,便是尊重蕭雨萱所提出來的,三方都喜聞樂見的意見……

    “呀,什么時候萱萱也變得這么自戀了,居然自己稱自己是龍騰第一大美女?咦,你爸是不是把你這個龍騰第一大美女當作幫他破案的獎勵,送給我了呀?”孫思逸說著,放在蕭雨萱盈盈可握腰間的手。

    “孫思逸,你要死啦,不是說好了要……才能……的……么?”

    “可是,我們現在已經結婚啦,是合法夫妻了,如果是合法夫妻的話,那么……嘿嘿。”孫思逸突然一把抱起了蕭雨萱,把她往床上一扔。

    “喂,你輕點兒,要是弄疼我了,你知道后果的。”蕭雨萱紅著臉,用蚊子般的聲音,絲毫沒有威懾力的警告道。

    “好嘞,保證把公主殿下給伺候舒服了。”

    ……

    這一夜,春光無限好。

    等等,不是,應該是前半夜……

    “啊……”

    “啊……”

    一男一女,光著身子,捂著被子,睜大眼睛,帶著一點小驚恐,不敢置信地看著兩具漂浮在他們窗前的幽靈,準確的來說,應該是靈體。

    “見鬼啦?叫什么叫?”一個身披金甲,跟孫思逸有幾分神似,卻高大了不少,露出盔甲的手背上長著猴毛的男人看著孫思逸,斥責道。

    “你,你,你不就是鬼么?”孫思逸反問道。

    “我是你祖爺爺,不是,你們整個孫家一脈,就連凌家,都是被我庇護下展到今天的后人,知道么?”

    “你以為你倆個為什么能夠走到一起?為什么見兩面就能心有靈犀,那都是你孫爺爺我算了數百年才算出來的結果知道么?”

    “你孫爺爺我這么高大威武,英雄蓋世,英明霸氣,居然說我是鬼。”

    “我說你小子也真是,墨跡的很,你們倆個一個星期就確定戀愛關系了,偏偏這么些月才結合,可真急死俺老孫了。”

    有點兒猴樣的靈體十分不滿意孫思逸的話,又像是憋了很多年,想要一口氣將所有想說的話說完一般,滔滔不絕,連綿不斷。

    “等等,孫,爺爺是吧?行,我就稱呼你為孫爺爺,什么叫我跟萱萱的關系是你早就算好的,還有,我們倆什么時候,呃,關你什么事兒啊?”孫思逸看著面前這個如果不是滔滔不絕,微勾著背,還真的確是有那么些霸氣威武,再加上生在自己身上的各種“奇跡”,他一直覺著是有什么,沒那么簡單,這下算是證實了,所以對他給予了尊敬,卻又對他評論他跟蕭雨萱的事兒,有些不爽。

    “這個猴子的意思是,我看到孫思逸,之所以會心動,是因為你在我的身體里,牽引著我心動?”蕭雨萱看著眼前這個跟自己有幾分神似,或者說自己跟她有幾分神似,比自己更加漂亮,帶著一種飄飄欲仙的仙氣的女人,心里的害怕消失了,畢竟眼前這個漂亮的女子,比起鬼,更像是仙女。

    “嗯,起初,為了促成你們倆的姻緣,是這樣的,不過后面我都沒有參與,你們倆是真心愛對方的。”女子笑了笑,用一種極其好聽悅耳的聲音,溫柔的回答道。并同時回答了孫思逸的問題,“我們倆本都是仙體,因為被一顆突然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現在應該稱之為具有核效能的導彈給炸毀了肉身,就連靈體也炸分了一些,只能將殘余的靈體寄宿在某些物品上,得遇有緣人。”

    “我,就遇到了蕭家的祖先,賜予蕭家福運,他,就遇到了凌家的祖先,賜予了凌家財運,并在兩家,也就是你們的父母求子之時,也是在他算好的時機下,附在了你們母親的身體里,然后在你們成形之時,直接進入了你們的身體。”

    “你們身上所生的一切乎常人的技能,不是意外,都是因為你們擁有了我們倆的仙靈,所以才一帆風順。”

    “而我們倆因為那次爆炸,身上的仙靈一部分分到了對方的身上,只有在陰陽結合為引得前提下,才能有機會互補,恢復,現身,也就是你們的結合。”

    比起孫爺爺,女子可就要溫文爾雅得多了,細心地跟倆人講訴他們的遭遇,以及為何會選中他們倆。

    “也就是說,你們一直看著我們?”孫思逸忽然有一種**全部被窺探了的涼意,更是將蕭雨萱給用被子蓋的嚴嚴實實,警惕的盯著“孫爺爺”。

    “我去,俺老孫都不知道我有多少歲了,在我化為靈體的日子都有幾百余歲了,什么東西沒見過?小娃娃,俺老孫可是神仙啊!”孫爺爺見孫思逸這副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

    “那你們現在只能是靈體的樣子么?還是說你們神仙,都是這樣?”蕭雨萱以前倒是經常讀一些神話故事,對這些帶點兒奇幻的事情,有些小好奇。

    “我們的肉身在那次爆炸中被毀,原本只要仙靈顯現,就可以直接重塑金身的,只是我們晚了一步,被同時那爆炸產物,受到不明物質,也就是現在所說的磁場,輻射等影響,將花果山的一些小妖等靈體全部匯聚成了一個極其邪惡的靈體,他比我們更早的獲得了新生,用一些密咒,阻止了我們塑造金身,差點兒也阻止了我們的仙靈重現。”

    “你說的那個人,是井上泉吧?”因為自己的各種奇遇,對這些神乎其戶的話,并不覺著是玩笑的孫思逸,切身實際的思考著自己的經歷,再到可能使知道了自己跟蕭雨萱真正的戀愛上了,就將自己的身份透露給國安以及其他殺手的行為手段,以及那恐怖的身手……不難推斷。

    “不,不是井上泉,他太菜了,他就只是其中一枚棋子。”孫爺爺搖了搖頭,一臉輕蔑的說道。

    “啥?菜?好吧。”孫思逸本來想反駁兩句,那可是他迄今見過最厲害,也從來沒渴望贏過,小時候還當作夢想的男人啊,不過想到這個在核爆炸后還能活下來,并還能重生的孫爺爺面前,說菜,也沒準。

    “是伊賀的醫師,赤西麻里子,她是一切的主導者,她知道了孫的計劃,就運用本不能對凡人用的禁術,對你的外婆進行了催眠,將你帶到了伊賀,由井上泉教導,其目的,就是為了讓你學成,回到龍騰,手刃親身父母,作為龍騰國安保護者,也就是雨萱的爺爺跟父親,肯定不會作勢不管……不管怎樣,結局如何,你們倆都不可能結合。”

    “然而他卻沒算到,孫思逸會再第一次見面就吻了你,還把自己的血,弄到了你的身體里去,激了我的靈力,讓我可以牽引你,去喜歡他,而他的身體里,也有著我的一部分靈魂,所以,你們的戀愛便是如此迅,詭異。”

    “還有一點也是她沒有算到的,就是你把項鏈給了雨萱,讓她帶回家了,還意外的被你的親身母親給現了,于是乎……她所籌劃的劇本,結局開始從死走向了生。”

    女子就像是在講故事一般,跟孫思逸倆人述說中生在倆人身上的事兒。

    “等等,什么親生母親,什么外婆?”孫思逸皺了皺眉頭,對于這些陌生卻又向往的詞匯,他比較敏銳。

    “你想恢復以前的記憶,找到你的親人,以及你的那些紅顏知己么?”孫爺爺開口了,直言不諱。

    “啊?呃,想。”孫思逸聽著孫爺爺露骨的話,偷偷瞥了一眼剛剛才確定真實夫妻關系的嬌妻,點了點頭。

    “那你就去打敗井上泉,然后殺了赤西麻里子。”孫爺爺爽快道。

    “啥?井上泉?你不是說井上泉都是菜么?那赤西麻里子指不定厲害成什么樣兒了,我可是連井上泉都打不過勒。”孫思逸翻了翻白眼,有些無語,早知道就不說想了,這下得到一個不可能完成的答案,還不知道雨萱心里會怎么想。

    “你現在已經可以了,正如那個秋元零所說,你找到了自己的愛,再加上我完整的仙靈護體加持,你現在已經可以打敗他了,至于赤西麻里子,我現在靈體完整,可以附身,到時候我會附你的身,直接交給我來就好了。”孫爺爺在白衣女子的示意下,放平和了心態,用正常的語給孫思逸交談著。

    “那你直接附我的身,把井上泉一并除掉不就好了。”孫思逸一聽,更是直接道。

    “不行,除非遇到同樣不是屬于這個次面的人,否則是不能打破天地規則的,幫助你提升到如今,已經算是作弊了。”女子解釋道。

    ……

    幾日后。

    “萱萱,你真的要跟我一起去么?”孫思逸看著一身軍裝,英姿颯爽的蕭雨萱,以及她身后的一幫國安好手,問。

    “當然,別忘了,狐姐姐的仙靈可是在我的身體里,她們倆肯定是要一起的。”蕭雨萱偷偷小聲道。

    “那好吧,到時,你一定要小心一點,見勢不妙,就跑,現在伊賀肯定已經把我設為敵人了,重新踏上櫻木的土地,將面臨的是最為強大,隱秘的勢力組織。”孫思逸囑咐道。

    “放心吧,風妙姐姐會保護好我的。”蕭雨萱點了點頭,嫣然一副聽夫言妻般的乖巧應道。

    “那你就跟著她們,我先行一步,還有些部署要安排。”孫思逸說著跟風妙等人問了一聲好,打過招呼后,便乘坐一架小型私人飛機,跟杉山次他們先行一步。

    這次的戰斗,將要在櫻木的邊境的島嶼上進行,龍騰國國安的人,不好太過于參與進去,他能用的,只有他原有在櫻木的力量。

    他們五人,甲賀,還有杉山次跟他所說,在他忘卻掉的一段記憶力,所組建的一個地方勢力組織血浪會,以及,當他剛到達機場,遭受到第一波刀手襲擊后,一個自稱是他好朋友的青春美少女星野悠,水晶宮的大小姐,帶著水晶宮的好手,聞訊而來的支持。

    幾方勢力,尤其是能夠操作動搖讓櫻木政府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最大兩個社團組織的操作下,聲勢浩蕩的逼上了伊賀島。

    打過招呼后除了蕭家國安的高手,還有孫家的軍中好手,凌家的秘密高手,以聯合打擊恐怖殺手組織的口號,都一齊站到了孫思逸的陣營里,很快,就成功登6了伊賀島。

    伊賀島上有不少前輩都是跟他比武過的,多少有些交情,期間,他都沒有親自動手,不過卻也真正見識到了龍騰好手們文明國際的龍騰功夫。

    ……

    “井上泉,任務已經完成,該還的,我都已經還請,你欠我的,現在該由你來還我了!”絕頂之上,孫思逸拔出手中的刀,刀尖指著井上泉。

    “飛雪?想不到你竟然得到了這把刀,看來,你的確是時候出師,夠資格與我一戰了。”井上泉望著絕頂下的一片狼藉,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第一次面對著孫思逸,認真的拔出了他手中的刀。

    ……

    “天絕一刀斬!”

    “天絕一刀斬!”

    “碰!”

    “碰!”

    兩聲巨響響過。

    一刀完整的白色實體大刀斬斷了另一把只有大半截的刀。

    “噗——想不到我窮極一生都沒領會的奧義,被你在這么短的時間里給領會了。”井上泉單膝跪地,口吐鮮血,將斷掉半截的刀插在地上,望著對面一身狼狽,盡管顫顫巍巍,卻依舊還站立著的孫思逸,露出了一抹苦笑,望著眼前的島嶼,大笑了三聲,隨后掏出了一把配在腰間的短刀,刺入了自己的腹部。

    ……

    “我謀劃了近百年,竟被你一個小子給破壞掉了,納命來!”一道身影如風一般,帶著不屬于人類的氣息,快地襲向孫思逸,原本站在原地大口喘息,疲憊不堪的孫思逸忽然眼冒金光,渾身肌肉膨脹半倍,將手中的飛雪往天空中一丟,“如意金箍棒!”

    通體雪白的飛雪刀,竟一下子變成了一根閃著耀眼光芒的金棍,被孫思逸握在手中,帶著一陣颶風,朝著影子砸去。

    ……

    mInT國際演唱會最后一站,龍城體育館,近十萬人粉絲的演唱會表演結束,mInT臨時的休息室里,木村云端捧著一個蛋糕進來,慶祝幾女演出成功。

    然而,就在眾人皆換之時,柏木莉子突然說出了一句話,讓原本歡鬧的休息室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莉子,你說什么,你要單飛?”鞠南欣走到柏木莉子不解地看著她。

    “嗯,我的合約算起來馬上就要到期了,我不打算續約了,mInT如今已經展的很好了,缺我一個也沒什么,所以,我打算單飛。”柏木莉子神色復雜,聲音顫抖,卻異常堅定的說出了她的決定。

    “不是呀,莉子姐,我們五個人的,才叫mInT,要是少了一個人,還叫mInT么?而且我們現在享受的也是單飛的待遇,為什么非要單飛呢?說不定單飛不一定會比現在好。”四年多的時間,宮脇路熏也已經從那個只會玩鬧,偷懶,聽姐姐們決定,賣萌賣可愛的小蘿莉,蛻變成了亭亭玉立,有獨立思想的小美女了。

    “可以告訴我們原因么?”北川遙香看著她,輕輕地問了出來。

    “因為我和一個人有個約定,我……”柏木莉子欲言又止的看向了渡邊玲夢。

    “你想去找他?”站在一旁一直沒有說話渡邊玲夢,也神色復雜的望向了柏木莉子,抿了抿嘴,堅定道,“那我也跟你一起吧。”

    “你們說的是黑羽逸吧?”木村云端看著渡邊玲夢跟柏木莉子,嘆了口氣,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黑羽(大叔)……”鞠南欣,宮脇路熏,北川遙香三人都在聽到這個名字時,陷入了沉默。

    “木村先生,對不起。”渡邊玲夢跟柏木莉子一同道歉。

    “如果我告訴你們,我們現在所屬的這家公司本來就是他名下的,而戀愛禁止也早就在mInT加入mT時就廢止了呢?”一道倩麗,窈窕,婀娜的身影推門而入,進入到了幾女的視線當中。

    “green姐姐。”幾女看到來人,都親切的涌了上去。mInT能夠展這么迅,幾年直接從聞名櫻木到躥紅國際,得到高人氣,又辦國際巡回演出,其中不乏mT公司對她們的全力支持。

    還有就是已然聞名國際,成為國際著名服裝設計師,潮流領袖人物,國際最有影響力百人之一的green的每次設計出的服裝新品,都將由她們穿出。她們出席的活動,演唱會等等,也是green的新品布會。

    兩兩結合,互利互惠,雙贏雙得,mInT現在不僅是一個聞名國際的少女偶像組合,也是一個紅遍國際的高檔奢侈時尚品牌。

    “green姐姐,你剛說的,是真的么?”渡邊玲夢看著green,盡管有些不好開口,卻還是想要確認。

    “是真的,相信她,我可以證明的哦。”

    一個戴著墨鏡,身著一身新品休閑男裝,皮膚白皙的年輕男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了mInT休息室的門口,斜靠著門框,嘴角上掛著一個玩世不恭的壞笑。
体彩青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