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霸世神皇 > 第214章 終章
    話說葉昊天劈出這一劍,頓時感覺整個人吃力無比,雖然還有力氣,可是畢竟不如萬年之前,要知道他在來次之間已經將一半法力傳給了白曉,以備不時之需,雖然這么做也是為了小心謹慎,可是現在的情況倒也讓葉昊天后悔不已。文學迷WwΔW.WenXUEMi.COM

    喀拉,東西碎裂的聲音在凌天匕原來的位置處響起,原來此刻凌天匕已然碎成碎片,葉昊天倒也一瞬間送了一口氣,有些癱軟在地上,看來自己是多半賭對了,剛剛凌天匕吸收掉了帝夋,但是并沒有一時間消化掉其的能力,所以必須要趁其還未成型之時將其消滅,不然他的力量定然會達到自己此刻難以抗衡的地步。

    “哈哈哈……現在便放松是不是太大意了些。”一個嘲諷的聲音從上空傳來下來,葉昊天急忙再次打起精神,抬頭卻看見一直三足金烏翱翔在蒼穹之上。

    “也是多虧了你,我哥哥的整個神力,我沒有辦法那沒快的吸收,你一劍劈來倒是折損了我大半修為,但是以此為鍥機,我便毫無阻礙的吸收了哥哥的全部修為,化作這三足金烏形態,此刻量是在這萬族之中,也沒有誰可以奈何的了我了。”這只巨大三足金烏正是太一所化,此刻他身上的光芒和熱度,倒也讓葉昊天感覺很不舒服。

    葉昊天將手中神皇之劍緊緊握住,向著上方的三足金烏揮出兩劍,紫色的神力向著三足金烏舍去,卻只見三足金烏并不閃躲,而是任由這神力射在自己的身上,兩道紫色神力射中三足金烏巨大的身體之上,卻好像泥牛入海一般毫無作用,而葉昊天此刻也越的虛弱,他知道這一下去可不是辦法。

    “看來事情越無法收拾的地步了,如今之計,看來也只有這樣了。”葉昊天將自己全部的神力慢慢打入神皇之劍之中,左手捏起一團業火,開始焚燒自己的神體。

    葉昊天所做的這一切的一切巨大的三足金烏全部看在眼里,心中倒也不明就里,即使是神明之體,受此業火焚燒,也定然會有所損傷,可是葉昊天此刻卻仍由業火的焚燒不予理會。

    “即使你知道你不是我的對手,也不必就此自尋短見吧,神皇大人。”三足金烏見此倒也有一絲諷刺的說道,可是自己卻不敢大意有任何的靠近,畢竟葉昊天前世乃是上古神皇,功法手段層出不窮,又怎么會就此無計可施的自殺呢?

    可是,此刻葉昊天的神體漸漸的燒的只剩下水晶骸骨還保存完好,身上早就已經不剩下任何一塊肉的存在過的痕跡,只是這團業火任然沒有停止的跡象,三足金烏此刻也明白即使燒成這樣葉昊天也并沒有死去,只是在燒下去傷及自己的元神,如果一旦灼傷自己的元神,那就是再無法復原的,葉昊天難不成真的只是在自尋短見?

    就這樣三足金烏慢慢的看著葉昊天剩下的水晶骸骨慢慢化作金色液體,此刻估計葉昊天的元神也受到了莫大的損傷吧,三足金烏終于按耐不住自身的好奇,慢慢靠近葉昊天,他相信此刻的葉昊天完全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只是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哪些金色液體,此刻有意識的慢慢爬上了神皇之劍上面,慢慢的青色的劍身化作金黃色,慢慢的所有的骸骨皆被葉昊天焚燒殆盡,葉昊天也終于將業火熄滅,此刻的他已經只剩下一絲元神的存在,他這么做仍是誰都會覺得無比瘋狂,就連他自己都覺得這么做真是瘋了,但是既然早已經確定就沒不要再去后悔,而這也是唯一可以打敗此間強敵的方法,那邊是舍身鑄劍。

    元神附在剛剛化作金色的神皇之劍上,慢慢的神皇之劍開始憑借自己的意識直直指向三足金烏,此刻慢慢靠近的三足金烏毅然決然的現事情不太對,便沒有再靠過去,口中一團金色火焰噴像金色的神皇之劍,可是這團火焰比起神明自身修業之火的威力畢竟差了不少,神劍沖出火焰直直的對準巨大的三足金烏,將其一片翅膀削去一半,三足金烏當下吃痛,金色血液順著傷口慢慢流出,但是雖然一邊翅膀被削去一半,但是卻沒有影響著三足金烏的飛行。

    葉昊天所化的金色神劍見一劍得逞,當下回頭再次想著三足金烏的腹部砍去,見勢不妙的三足金烏當下想要逃跑,可是有一邊翅膀已經被削去一半,這樣大大影響了他的飛行度,不小一刻便被神劍追上,金烏此刻光芒大作,將周身神力揮極致,妄圖融化掉這把附魂神劍,但是神皇骸骨所蘊含的之造化絕不是一個上古洪荒神獸可以比擬的,只見神皇之劍從三足金烏的腹部插入,又從背部竄了出來,而太一終于因為受傷過重,無法在保持三足金烏形態,變成自己本來的人形,腹部傷口,確認然冒出著金色血液。

    “你不能殺我。”太一此刻已經放棄所有的抵抗,若能活下一命便不容易,況且,自己與這上古神皇其實并無恩仇,一切不過是自己哥哥死后的遺愿罷了,自己根本犯不著為了他搭上性命。

    金色神劍對著眼前的男子,慢慢變會人形,橫目冷對說道:“你所想所言倒是有理,不過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東荒天本就是我所創造的世界,若我死后,勢必會自行崩塌,你的子民還有你所愛之人,此刻都在里面,你有沒有想過到那時,他們會怎樣?”此刻太一好像抓住了一只救命稻草,當下便說了出來。

    “哦,原來如此嘛……”葉昊天當下也有些猶豫了,確實是如此,自己絕對不敢拿這些東西來賭,人族沒有輪回的權利,若是現在逝去,那邊是完完全全的滅族,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而且若是夢雪有什么事情,他也會一輩子難以原諒自己。

    “既然如此,我便不予追究了,但是你的力量太大,果然還是應該限制一下。”說著變成金色神劍模樣,對著太一開了九刀。“放心,我并沒有砍傷你的元神,只是將其分割了下,如此一來你也可以有個從新的開始。”

    只見太一被砍成九塊肉段,但是頃刻之間這九塊肉段化作九只雛鳥,葉昊天也不管雛鳥對著自己的嘰叫,便自顧自的走到金閣殿。

    ……

    凡間三春谷處,一處草地之中,一個綠衣女子將一個五六歲大的孩童抱在懷中嬉笑著逗弄,孩子也依偎在母親的懷中慢慢的睡去,而母親也隨著孩子一同睡在這綠油油的草地之上,一位白衣女子的到來讓本來,讓本來沉睡的母子二人頃刻間醒了過來。

    “白曉,你怎么來這兒了?”綠衣女子睡眼稀疏的問道。

    “我來看看你和羲兒。”被稱為白曉的女子微笑說道,笑容仿佛三月初雪,若是尋常之人看見必然會被其傾倒。

    “白曉姑姑……”孩童乖巧的叫道。

    卻被一旁的綠衣女子有些嗔怪道:“傻孩子,要叫師公呢。”

    可是孩子確是一臉不滿的說道:“白曉姑姑那么年輕怎么可以叫師公呢?”

    “你這孩子啊,越來越不聽話了,這是規矩……”綠衣女子雖然嗔怒倒也對著孩童溫柔的說道。

    “好了好了,沒關系,昊天我也早已經了不他了,如此一來我們平輩,叫姑姑也好。”白曉微笑的說道,若是被門中弟子看見,這大名鼎鼎的絕情仙子,既沒有戴面紗,并且笑容可掬的看著一個五歲大的孩子,這頓飛醋不知道吃的會有多難受了。

    見白曉都這么說了,綠衣女子自然也不多說什么,將孩子托給白曉帶著,自己便一人落得清凈,五年了,看著谷中越來越熟悉的一草一木,可是那個自己熟悉的人卻一直沒有音訊,也不知道現在是死是活,這樣想著綠衣女子淚水順著眼角慢慢流了下來。

    眼淚快要落地之時,一只手出現在了綠衣女子的眼前,正好將落下的淚水接住,綠衣女子定睛去看那雙手的主人,可是淚水確像斷了線的風箏,再也收不住了。

    那雙手輕輕拂過她的臉頰,將淚水慢慢逝去微笑的開口說道:“夢雪,我回來了”
体彩青海11选5